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十六章 给公孙瓒穿小鞋

时间:2021-01-11 00:21:25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十六章 给公孙瓒穿小鞋(本章免费)

    “敢尔!”

    兵卒执刀上前,就要绑了刘渊一干人等,典韦立刻取下腰间短戟,跳将出来,暴喝一声,拉回陈群,挡在了刘渊等人身前,三十亲兵也擎了兵器,准备战斗。

    “慢来!”刘渊清喝一声,勒缰甩鞭上前几步,眼神平淡的看着这金甲将领,开口道:“尔是何人?身居何职?”

    金甲将领见骑牛的锦衣少年怡然而无惧色,心中一转,挥手让兵卒停下,喝道:“吾乃刘刺史麾下骑兵都尉公孙瓒,尔等竟聚集数万暴民,意欲攻城,端的大逆不道。现如今落到我手里,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刘渊眼中闪过一丝清光,轻轻的挥了挥手中马鞭,轻声道:“你可知吾为何人?”

    “我管你是什么东西!”公孙瓒心头暗骂:“本想除去暴民,立了功勋,得刺史大人青睐,可是……”公孙瓒并非蠢人,眼前这伙人俱都仪表堂堂,器宇不凡,与所谓的暴民没有哪怕半点相似,若是处理不好,得罪了贵人,那就……公孙瓒想到此处,平缓了神色,道:“尔是何人?”

    “我家大人乃汉室宗亲,陛下亲封的渔阳侯,渔阳太守!”典韦上前喝到:“尔等竟要绑了侯爷,端的找死!”

    公孙瓒并一众麾下听闻此言,立刻大惊失色,各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公孙瓒连忙脸色变幻,连忙下了马,喝退的兵卒,随即向刘渊抱拳一礼,躬身道:“前番接到斥候禀报,说有数万流民聚集城外,某家心急之下,才有此举动,却不小心得罪了侯爷,请侯爷原谅。”

    言下之意却是不知者不罪,你身为汉室宗亲,渔阳侯爷,总不能就降罪于我吧?何况我是忧心蓟城安全,才贸然得罪了你,就算没有功劳,也不当治罪呀!

    刘渊自是明白他的话语,心中暗道:“这公孙瓒果然不愧是做那一方诸侯的料,这角色转换玩的是纯熟无比,丝毫不见勉强。”

    伸手虚扶,刘渊脸上露出一丝轻笑,道:“不知者无罪,公孙都尉也是忧心蓟城安全嘛,情有可原。”

    公孙瓒顺势直起身子,道:“侯爷既欲往拜见刺史大人,瓒这便前面引路。”说着,公孙瓒后退几步,翻身上了坐骑,朝刘渊拱手道:“侯爷,请!”

    原本三十多人的队伍,再加上公孙瓒带领的千人骑兵,一路浩浩荡荡望蓟城而去。

    刚走不远,却又有一人快马加鞭,迎面赶了过来,一边口中呼喝:“公孙伯圭,公孙伯圭!”

    “哎呀,原来是田主簿!有何要事须得主簿大人亲自前来?只消叫人吩咐便是。”

    “哎呀!伯圭,汝这次可闯了大祸!”田主簿勒住马缰,焦急道:“刺史大人闻听你擅自领兵出城,问明情况后又惊又怒,只道伯圭性急,怕要得罪贵人,忙叫我前来阻你。”

    公孙瓒心下明了,背后更是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截住刘渊,本想当成贼首抓了充当功勋,不料人家道出了斐然身份,公孙瓒本想一不做二不休,将其一干人等尽数杀死,再前往流民营地击破一干流民,到时候回禀刺史,依此大功获得迁升也不在话下。

    但他见那刘渊身甚魁梧,坐骑上还挂着大枪,料想武艺不凡,再加上他身后那黑脸大汉,让公孙瓒本能的惧怕,更有三十气势彪悍一体的亲兵护佑,公孙瓒没有把握将其全歼,所以才按下心中骚动,道歉赔礼。

    公孙瓒斜看了眼刘渊,谓田主簿道:“吾闻城外有流民聚集,恐其滋扰生事,便领兵查看,路上有幸遇见了刘侯爷,得知侯爷欲拜望刺史大人,便自荐引路,何来得罪贵人一说?”

    刘渊见公孙瓒颠倒黑白的本事了得,也不说话,只暗自嘱咐了典韦,不要妄动,看戏便是。

    “刘侯爷?”田主簿这才将目光移动,仔细扫了眼刘渊一行三十多人,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刘渊身上。

    “怎么回事?”田主簿打量了刘渊片刻,忙轻声问公孙瓒道。

    “来、来、来,田主簿,且让伯圭为你介绍一位贵人。”公孙瓒大声道:“这位乃是陛下亲封的渔阳侯、渔阳太守,汉室宗亲,刘渊刘大人!”

    田主簿当即狐疑的看了眼公孙瓒,又看了看面色平淡如水的刘渊,强自按下心中不知哪儿来的疑惑,当即下马拜见刘渊,相互认识之后,这才上马继续前进。

    这田主簿其名田楷,史上公孙瓒麾下有名有姓的人物,群雄割据之时,被公孙瓒派遣任青州刺史,最后死于袁绍之手。

    刘渊心中一转,顿时了然。只看了眼田楷,便即作罢。田楷虽有些才能,却还不值得他刘渊给予多大的关注。

    不过半刻,便已到了蓟城。进得城池,刘渊在大黄背上四下观察其中民生状况,见得蓟城热闹繁华,少有乞丐流民,便笑着谓身前的田楷道:“蓟城如此繁华,别说幽州,便是冀州,也少有城池能及得上啊。”

    “侯爷明鉴。”田楷恭敬道:“自刺史大人上任后,多致力于民生,使得蓟城较之以往繁华了不知多少倍!此番侯爷前来,定要盘桓几日,田楷愿做导游,引侯爷欣赏这蓟城风貌。”

    不多时,便到了恢宏的幽州刺史府。

    下得牛背,抬眼便见那府门前的台阶上有一位样貌和蔼的老者,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刘渊一行。

    刘渊见此人,忙上前几步,躬身下拜道:“小侄刘渊,见过伯父!”

    刘基轻轻扶起刘渊,上下打量了一番,笑意盎然赞道:“好好好!果是年轻有为的宗室子弟,吾心甚慰,吾心甚慰呀!”说着他一把拉起刘渊便向府内而去,一边嘱咐公孙瓒等人,叫他们晚上前来参加刘渊的接风洗尘宴,一边叫人好生安排刘渊的一干属下。

    公孙瓒回到家中,左右不太爽利,忧心憧憧。只觉得罪了刘渊,如果刘渊在刺史面前说他公孙瓒的不是,那该如何是好?思来想去,公孙瓒觉得还是找个人帮他参谋参谋,脑子一转,便想到了田楷。

    田楷与他相识熟年,甚有情分,最主要还是田楷颇有急智,擅于谋断。于是当即就遣了家丁持了自己名帖前去延请田楷。

    待田楷到公孙瓒府上,一问之下得知状况之后,却打了退堂鼓,谓公孙瓒道:“刺史对渔阳侯甚亲切,汝得罪了渔阳侯,日后恐怕……”说完,田楷便离去了。

    也怪不得田楷如此。田楷此人生性胆小好利,现在又没有拜公孙瓒做主公,所以不为他谋划乃是正理。公孙瓒气急大骂田楷不是东西,气消之后只得颓然。

    刺史府。

    刘渊被刘基牵着进了偏厅,分宾主坐好,刘基这才道:“吾日前从刘焉族弟处得知了贤侄的消息,思索着贤侄便该今日到蓟城,正要派人前往迎接,不料公孙瓒领兵出了城,吾甚担心,不知贤侄可有损伤?”

    刘渊摇摇头,道:“那都尉公孙瓒虽然骄狂无礼,但得知小侄身份后却也未曾怠慢,伯父不必挂怀。”说到此处刘渊话音一转,谓刘基道:“吾观公孙瓒虽有才能,却心胸狭窄,又以暴民之借口欲要攻击吾所收留的百姓,此为不恤民,伯父为何还要与其重任,统领骑军?”

    刘基闻此言,拍桌怒道:“果有此事?”

    得到刘渊肯定的答复之后,刘基不由叹息连连,道:“吾尝闻属下禀报,言公孙瓒平日纵马街市,有扰民之举,却也未曾酿出人命祸事,便没有当回事。何况他为人勇敢坚毅,擅于领兵,蓟县太平而无异族骚扰有他很大的功劳,所以才让他统领骑军。前些日子,吾还生出将小女许配与他的心思,如今看来并非良配啊!”

    刘渊笑道:“伯父的千金身份尊贵,嫁给公孙瓒倒确是委屈了。”

    说到此处,刘渊便岔开话题,不再提及此事,说起了一路北上的见闻。

    刘渊如今也有些口才,加上两世为人,聊起来却也妙语不断。

    刘基便在一旁静静聆听,听到民生凋敝,他摇头叹气;听到山匪害人,他怒气勃发;听到乌桓埋伏,他担忧连连;听到百姓归心,他也由衷的为刘渊感到高兴。

    “贤侄一路收留流民甚多,不知可有安排?”

    刘渊摇摇头道:“小侄如今不过一光杆太守,对于五万百姓的安置虽然有所安排,却也拿不出太好的办法啊。”说着,刘渊又道:“小侄这里正有要事相求伯父,还望伯父相助。”

    “你且道来。”

    “小侄两月前才重归宗室,如今孑然一身,没有底蕴,这五万百姓一路过来的粮草消耗,还是义士、属下捐助,方能无虞。到此地,粮草已然不足,只够三日之用。所以小侄想在伯父这里借的粮草十五万石,以供百姓生存至明年丰收之时。”却是刘渊将沮授提出的数字提升了一半。

    “嗯……”刘基手抚着颌下短须,思虑片刻道:“贤侄的困难吾已知晓,然则府库如今仅有粮草二十万石,必须要保留至少八万石的储存,所以最多只能资助贤侄十二万石。”

    刘渊闻言大喜过望,忙拜谢不尽。

    刘基只道:“贤侄为百姓谋划生路,吾这个做伯父的怎不支持?”

    粮草之事解决,刘渊心中顿时去了一块大石头,轻松了许多,当下又和刘基聊起了诗词歌赋。

    到了傍晚酉时,有家丁前来言道宴会准备妥当,两人这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探讨,望客厅而去。

    在这次宴会上,刘渊又识得了邹丹、单经二人。结束宴会时,公孙瓒欲要宴请刘渊,被拒绝,只道杂事繁忙,次日便要前往渔阳,不能赴宴。公孙瓒无法,只得作罢。

    次日,刘基使兵刃、铠甲俱全的两千步兵并五千民夫押运粮草随刘渊之渔阳。临别时,刘基谓刘渊,言道这五千民夫并两千步卒就交予刘渊统领。刘渊心甚感激,无法言表。

    广阳之后,便是渔阳。

    刘渊一行人走走停停好几天,一边训练刚到手的步卒,一边在筹划未来。

    郭嘉这些日子早就有了设想,便谓刘渊道:“主公此番进驻渔阳,必先行雷霆之怒。然则以何人开刀?张家!”

    “为何要以张家开刀?”刘渊道:“张家几乎掌控整个渔阳,拔除不易呀!”

    “主公可知,若不拔除张家,怎能掌控渔阳?”郭嘉反问道。

    刘渊沉思片刻,脸色一坚,道:“计将安出?”

    郭嘉胸有成竹道:“只消遣两员大将,各带一队军卒,先吾等一步,在张家还没做好与主公硬碰的准备之时,快速前往渔阳城与张家祖宅,以雷霆之势将重要人物尽数拿下,然后上书朝廷,只道张家联合乌桓叛乱,被主公拔除。”

    刘渊闻言,眼睛一亮,接着又忧虑道:“如此张家虽被拔除,渔阳却要陷入瘫痪,当如何是好?”

    “主公误会了。”郭嘉悠悠笑道:“吾之计策并非要杀尽张家主要成员,而是抓捕、囚禁!”

    “届时,主公再往外宣称张家主动投靠了主公。并以性命要挟张家主要人物,使其书信与隶属张家的中低级官员,使这些官员相信张家实属真诚投靠,那么渔阳便不会乱。到时候再重用忠于主公的人,将他们一一替换掉,便能兵不血刃的掌控渔阳。”

    “好!”刘渊击节道:“便按奉孝所言。来人,请公义与公明两位将军前来议事。”

    不多时,黄昌与徐晃到了营帐,得了刘渊命令与郭嘉嘱咐,当即各领一千步卒,饱食之后只待天黑,便要出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