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二十二章 计成 斗将

时间:2021-01-11 00:21:45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二十二章 计成 斗将

    “主公可知渔阳最大的弱点?”郭嘉问刘渊道。

    “粮草?军队?”刘渊猜测。

    “不,”郭嘉摇头道:“这些虽然是弱点,却不是最弱。张举了解渔阳,他认为主公利用完张家就会斩草除根,所以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勾结异族,进攻渔阳。他心中最想的,是杀死主公,报仇雪恨!”

    “主公才是渔阳最弱的环节!主公刚到渔阳,没有根基,只要杀死主公,万事皆休矣。”

    见刘渊点头,郭嘉又道:“既如此,何不给他机会?”

    典韦一听,顿时怒了,立刻吼道:“好你个小白脸,竟敢让主公去送死,看某家不打死你!”

    刘渊连忙拦住典韦,若有所思道:“奉孝是说,让我大张旗鼓,把行踪透露出去?”

    “这是其一,”郭嘉摇头晃脑:“为了增加可行性,主公可派人快马加鞭,回渔阳斩杀张家老小,将其头颅奉上,嘿嘿,到时候,看他张举急是不急?!”

    “到时候主公领两千弓弩手、两千长枪兵伪装两万大军堂而皇之驻扎磐奚,那张举定会想方设法让乌桓大军倾全力攻打磐奚,杀死主公;主公就可以让三位将军在路上设下埋伏……!”

    “有理!”刘渊哈哈一笑道:“吾有奉孝,高枕无忧矣!”

    当下,刘渊遣典韦骑了大黄,快马加鞭,赶回渔阳行事,又让黄昌、颜良各行其事,相互配合,便自领了四千军卒,饱食之后,直奔磐奚。

    天亮时分,典韦手提一只大木箱,骑着大黄跑了个来回,到了徐晃军中,细细一问,方知乌桓大军彻夜未动,当即大声叫好,只道主公嘱托的任务可以完成了。

    典韦带了三十精锐,悄悄摸到乌桓营外,丢下仍旧鲜血滴滴的木箱,退到树林中就是一阵大骂。

    骂那张举是汉奸,是卖国贼,骂他十八代祖宗,骂他断子绝孙。三十来人尽挑最难听,最恶劣的语言,配合着典韦的大嗓门,让整个乌桓军营地五万大军都听了个结实。

    张举脸色铁青,几次要请峭王派人灭了典韦,但峭王唯恐有诈,听之任之。不几时,又有兵卒抬上木箱,打开一看,却把个张举当场气昏过去!

    悠悠转醒的张举当即嚎啕大哭,口中呼喝着父亲、二弟,以及他尚未成年的儿女,老泪纵横。

    峭王在一旁看着,虽然不忍心,却也不好打扰。

    “刘渊!刘渊!吾与汝不共戴天!”

    张举双眼通红,牙齿咬的嘎嘣响,直直盯着峭王,把个纵横草原的峭王看得是汗毛炸响,冷汗淋漓。

    “峭王大人,刘渊就在附近,张举恳请您出兵杀了他,为吾报仇哇!”

    说着张举五体投地,呜咽不止。

    峭王原本经过昨夜思索,已经决定兵分两路。现下被张举这么一闹,又有些拿不定注意了。想起张举昨日的话,只要杀死刘渊,便可大功告成,心中不由蠢蠢。

    张举见峭王犹豫,心下一咬牙,道:“大人只要杀了刘渊,一切皆休,甚至用不着攻城就能拿下渔阳!到时候渔阳四十万汉人还不任您鱼肉?这可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啊!”

    峭王心道也是,当下下定决心,即刻派人探查刘渊踪迹。

    半个时辰之后,斥候回报,言道刘渊领两万大军已望磐奚而去。

    峭王听了,心中又起了犹疑,道:“确定是两万大军?”

    斥候肯定的点点头,道:“从扎营的规模和埋锅造饭的痕迹,可以准确推断。”

    “这刘渊怎会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峭王自言自语道。

    “大人,此乃正理。”张举在一旁听了,心中鄙视刘渊贪生怕死,忙道:“刘家小儿出身皇室,定是贪生怕死之辈。他手下兵马又远远少于大人,如何能分兵?大人多疑也!”

    “不错!”峭王听后笑道:“张大人言之有理。既如此,传我命令,即刻拔营,直扑磐奚,吾要一举击溃刘渊,一战定胜负!”

    十里外,徐晃得到消息,忙将之又传给颜良、黄昌,便率领骑军,准备尾随乌桓,随时偷袭骚扰。

    颜良、黄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也立即拿出地图,商量良久,各自嘿嘿冷笑,定了计策。

    辰时,刘渊披挂俱全,走在磐奚县矮小破旧的城墙上,四下观察磐奚四周环境。郭嘉并两千军卒业已饱食,正在修养精神体力。

    不几时,县令带着临时招募的两千民夫,将滚石、滚木、箭支等等物资搬上城墙,在城外设拒马,挖陷坑。

    巳时,刘渊四千军卒各就各位。乌桓大军在十里坡外三十里处,被徐晃骚扰骑射,损失五百人。典韦归磐奚。

    午时,乌桓前锋八千骑兵列阵城外。乌桓后军在磐奚五十里外榆林谷被颜良文丑伏击,损失三千人,士气跌。接着又有徐晃骑军骚扰,死五百余人。

    未时,乌桓大军四万六千人,陈兵磐奚城外。

    峭王脸色铁青的看着前方那矮小破旧的城墙,瞪了张举一眼,道:“不是说渔阳仅有两万兵马么,为何我大军连遭伏击!”

    张举干笑两声,道:“峭王安心便是,伏击大军的不过是小股敌军,至多不过五千人,不足为虑,这磐奚县才是大头。”

    峭王脸色好看了些许,他抬头,正看见城门大开,一溜百骑,在一个黑甲红披风,骑雄壮巨牛的将领带领下,到了大军一箭之外。

    “兀那蛮子,可是乌桓峭王!”刘渊手中长枪一指,睥睨之气势勃然迸发。

    峭王心中一奇,有些好笑,暗道这人真个有胆,竟敢百骑挑战。

    “吾就是峭王,尔乃何人?!”峭王打马走出两步,喝到。

    “吾乃渔阳太守刘渊是也,张举那卖国贼在何处?”刘渊说着,大枪一举,只见城头升起数十人头,老远便可见其狰狞血腥。

    “阿三,小牛……”张举看的是目眦欲裂!虽然心中早有预料,可此时出现在眼前,仍旧免不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刘渊小儿,吾张举恨不能生啖尔肉!誓与汝不共戴天!”

    “哈哈……”刘渊仰天长啸道:“尔一卖国贼,吾不屑与尔说话!兀那峭王,可敢与我一战?!”

    刘渊提起长枪,勒缰快走几步,手中长枪如臂使指般耍了几个枪花,不屑道:“何人敢与我一战!”

    峭王身边诸将呼吸湍急,个个欲要上前取了刘渊人头。

    “阿木合,杀了刘渊,吾赏你牛羊一万,女奴千名!”

    阿木合大喜,手中狼牙棒一举,口中狂吼一声:“杀!”

    刘渊不屑的看了眼正冲来的阿木合,动也未动,连手中长枪都仍旧倒提。

    “哈哈,刘渊小儿吓傻了!”

    张举拍手笑道,峭王也脸露微笑。

    只见阿木合人马合一,速度越来越快,几个呼吸就到了刘渊身前,手中狼牙棒一轮,带起呼呼劲风,直砸刘渊魁首。他仿佛看见了家中女奴,牧场牛羊,嘴角狞笑愈发强烈。

    “呲,轰隆!”

    阿木合与刘渊交错而过,不几步,仰天倒地。

    一合!

    只一合,阿木合被刘渊长枪贯穿喉头,死!

    峭王脸色一变,难看起来,只觉面皮发红,恼道:“谁与我杀了刘渊!”

    “我去!”

    峭王身后奔出一手执大刀的壮汉,见他大喝一声,拔马便望刘渊冲了过去。

    “哈哈,大人,苏岩礁出场,定能拿下刘渊小儿。”张举大笑,仿佛刘渊首级就在眼前一般。为何张举有此举动,却原来苏岩礁乃是峭王麾下最强的将领,他天生神力,曾打遍乌桓无敌手!

    “黄口小儿,且吃我一刀!”苏岩礁闷吼一声,高高举起丈长巨刃,借着马力,仿若开天辟地一般,就要将刘渊连人带牛,一刀四段。

    “哈哈,蛮子,找死也不用如此焦急!”

    刘渊左手持缰,右手将大枪于千钧一发之际望头顶一横,只听得“乒乓”一声巨响,苏岩礁大刀崩飞,虎口鲜血淋漓,连人带马被震退十数步!

    峭王等大惊失色,刘渊军士气狂涨!

    “想跑!”刘渊见苏岩礁稳住身形,拔马便要逃命,不由冷笑一声,一拍牛背,几个呼吸赶上前去,长枪如长龙出动,嗤的一声,将之贯穿前胸后背,挑了起来。

    “哈哈……蛮子无人矣!”刘渊狂笑不止,手中长枪挑着苏岩礁尸首来回走动炫耀。

    “来人,来人!”峭王一张脸都成了青黑色,急急吼道:“尔等给我一起上,杀了刘渊,一定要杀了他!”

    峭王话音刚落,身后便突出六骑,各执大刀长矛,口中呼呼喝喝,直杀刘渊而去。

    “哈哈,这才对!”刘渊脸上杀气澎湃,左手一拨缰绳,甩鞭迎了上去。

    六员乌桓大将呈圆形将刘渊包围在内,刀来枪往,乒乒乓乓乱打一气。刘渊手中长枪犹如活物,总能在最恰当的时间,最合适的位置将之一一拦下,不过五合,只听刘渊狂笑一声:“就这点本事?死来!”

    只见他手中长枪速度激增,只嗤的一声,便贯穿了其中一人喉头,将之杀落马下,枪尾一扫,又将两人打落马下,赶上几步,一一刺死,最后三人一见情况不妙,调转马头,就要逃离。

    刘渊也不追赶,枪头一挑,将身前死去的乌桓将领大刀挑飞,直奔跑在最后的一人,将之剖成两半,肠肝肚肺流了一地。吓得险险生还的两人奔逃更快。

    “叮叮叮叮……”城头传来一阵鸣金声,刘渊眉头一挑,谓乌桓峭王道:“来日再取你人头!”言罢,领着百骑,转身进了城门。

    峭王脸色一片苍白,喃喃自语:“怎会有如此勇士,怎会有如此勇士!”

    “大人,怎不下令放箭,兴许能将之留在城外!”张举急道。

    “呸!”险死还生的其中一人望张举吐了口口水,不屑道:“虽然他杀了我们伙伴,但我们并不怪他!勇士有勇士的战斗,怎能如你这般小人!”

    峭王道:“不错!我等虽是异族,却也有自己的战斗方式!刘渊的勇武赢得了我们的尊重,况且六人围攻一人,本就不公平,便是死了我等也不怪他,又怎可行那等无耻偷袭之事?”

    说着,峭王抚了抚胸口,道:“这般武力,端的天下无双,万军之中,可取上将首级啊!”说着,心头一跳,暗道不好,若这刘渊来日冲阵,硬要杀他该如何是好?

    张举听了几人的话,感受到所有人的鄙视,不由暗道迂腐,却也无可奈何,因为这是乌桓人,甚至鲜卑等所有异族的规矩。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