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二十四章 火烧乌桓

时间:2021-01-11 00:21:50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二十四章 火烧乌桓

    “三天,整整三天了!”

    刘渊听着耳畔的“狼烟起……”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昏暗混沌的月光,心道月黑风高哇。

    持续三天的攻城让刘渊四千军卒死伤大半,现如今只有两千不到。而乌桓大军抛弃了骑兵优势,以短击长,三天来大约损失一万人有余,占整个大军的四分之一,把个峭王急得是暴跳如雷!

    张举也受了池鱼之灾,被峭王不予解释的关押起来,只道他出的馊主意,才会造成如此大的损失。

    刘渊看着麾下士兵越来越坚强凌厉的神色,心中涌起一股悲凉,这,都是用性命换来的啊。他们成长了,可却失去了太多。

    正此时,郭嘉来了。

    “主公,一切准备妥当,可以开始了。”

    “好!”

    “典韦!”

    “在!”

    “令你率领五百人,藏在城内,待乌桓大军进城,就给我放火,事成之后立即出北门,与我会合。”

    “喏!”

    刘渊带着所有剩下的士兵最后一次巡逻,见街道上,房屋内都铺满了干草,并且都浇上了油,终于满意的点点头,双手一分,麾下一千五百兵卒忽然分作两伙,同时抽出兵器,相互攻击起来。

    顿时,喊杀声,惨叫声,兵刃碰撞声传出老远。

    “嗯?!”峭王听到声音,第一个念头是“炸营!”。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忙差人前去打探,又把麾下所有领头都叫了过来。

    不几时,麾下诸将群集主帐,个个听着不远处磐奚城内的喊杀声,俱都莫名其妙。

    “大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大人派人偷袭了刘渊?”

    其中一人问道。

    峭王摇摇头,否定了此人的话,道:“我见士卒疲累,便熄了夜袭之心,并没有派人。不过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才将尔等叫来商量。”

    “难道是炸营了?”又一将猜测道:“这些天我军进攻激猛,恐是吓坏了城中守军。”

    “不错!”

    “刘渊兵少,又都是没有战斗力的郡兵。我军都损失上万,他们恐怕伤亡殆尽了。要是在不发生内讧,那才没有道理。”

    “对头,刘渊初掌渔阳,军中定有不服气的人,如今损失太重,肯定起了二心,而刘渊又要死守,自然内讧了。”

    “既如此……”峭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攻城!”

    “攻城!”

    “主公,来了!”

    “好!给我撤出北门!”

    军卒们收起手中兵刃,刘渊一牛当先,望北门冲去。

    “哐啷!”

    “门开了!城门开了!”

    “冲啊!活捉刘渊!”

    峭王为了一击歼灭刘渊,硬是亲自领三万大军,沿着被手下打开的城门,冲进了磐奚。

    远远的,看见渔阳军队冲出了北门,不由心中大急,忙打马催促,口中呼喝不停!

    正此时,忽听一声炮响,峭王不由一怔,心中涌起一阵不妙的感觉来。

    炮声一响起来,埋伏在乌桓大营不远处的徐晃部五千骑军发起了冲锋,并以极快的速度将留守在乌桓大营里,惊慌失措的几千人消灭干净,并一把火烧掉了乌桓大营。接着便不要命的赶往北门。

    同时,典韦狂吼一声:“放火!”

    接着,便见无数火箭横空乱飞,接着,所有的房屋都燃烧起来。

    峭王面色剧变!麾下三万大军乱了!

    浇了油的干草燃烧极快,不过几个呼吸,就在整个县城蔓延开来。熊熊大火冲天而起,将峭王三万大军尽数围困在了其中!

    “撤!快给我撤!”

    峭王调转马头,想要撤出南门,却见城外大营已经燃烧起来,火光冲天。

    “啊!烧死我了!救命啊!”

    “啊!”

    “救命!”

    峭王大军互相践踏,为了争夺生路竟互开杀戒,浓重的血腥气顿时从火焰中蔓延开来。

    “大人,冲出去!冲出北门!”

    “南门太远了,大营遭劫,危险啊!”

    峭王听着亲兵频频相劝,再也容不得思索,一咬牙,道:“跟我冲出去!”

    “刘渊!刘渊!”峭王听着麾下军兵的惨叫、求救的声音,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即抓住刘渊,将其千刀万剐!他一刀割掉已经燃烧起来的披风一角,马鞭甩得更急了。

    士兵是死是活,现在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逃的性命。只要留得命在,便是回去舔大王的脚趾,也能有崛起的机会,若是就这么死了,那真就万事成空了。

    但峭王心中知晓,刘渊是不可能让他轻易逃掉的。南门外大营遭袭,陷入火海,一定是刘渊安排的。他知道望南门去肯定最安全,可是火势太急,只能去北门。

    这是刘渊给他安排的路。但他必须走下去。

    刘渊在城外远望着烧红半边天的磐奚城,口中没来由的一声叹息。

    “主公在叹息什么?”

    郭嘉问道。

    “你听那响彻云天的惨叫声,嘿,白昼时还是那么嚣张,先前还活蹦乱跳的几万人,就这么被烧成了灰烬,命运造化,端的是神奇无比啊。”刘渊叹道。

    “关命运造化何事?”郭嘉笑道:“命运掌握在主公手中!”

    “哈哈……”刘渊大笑:“奉孝说的有理!”

    “奉孝,你说峭王能带出来多少人?”刘渊道。

    “至多不过几千人,嘿嘿,恐怕徐晃将军就能将其歼灭!根本用不着颜良、黄昌二位将军啦。”郭嘉道:“不过我想,那峭王毕竟是一位枭雄,这逃命的本事嘛,恐怕……”

    “所以要谨慎啊!今次定要活捉这老小子。”

    峭王凄凄凉凉的逃出了磐奚,头发胡须都给烧掉大半,一脸乌漆吗黑,华丽又粗犷的衣袍如今也已成了乞丐装,连坐下那匹宝马,都被烧成了秃驴。

    看着身后狼狈凄惨的五千部下,峭王仰天悲啸。

    “走!一路往北,咱们回草原!”

    属下们俱都精神一振,跟着峭王,打马狂奔而去。

    一路疾行三十里,居然没有任何动静,让峭王奇怪之余,心中也涌起了一股安全感,正要放声大笑之际,忽然看见远处大道上一个骑着坐骑的人影,静静的立在那里,恍若地狱里出来的幽灵骑士!

    峭王心中一个“咯噔”,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峭王大人,别来无恙啊,哈哈……”

    刘渊那熟悉得让人恐惧的声音传来,同时漆黑不见手指的四下里传来无数整齐的脚步声,一阵阵踏在峭王心头。近了,近了,无数的士兵仿若一堵围墙,已经将他们包围了!

    “哈哈……”

    峭王那悲怆的笑声传出老远。

    “刘渊,老子服了!”峭王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吾以绝对优势,先被你斩杀大将无数,又被你以矮墙阻挡三天,死伤无数,最后被你一把大火,将我这些年的努力烧了个精光,老子我不服不行啊!不服,不行啊!……”

    “投降吧,峭王。你若投降,吾留你一命!”刘渊平静道。

    “哈哈,刘渊,你在说笑话吗?你在蔑视乌桓勇士?!”峭王“呛啷”一声拔出腰间宝刀,厉喝道:“有本事就来取我头颅,不要再说那些无用的东西!”

    “大人说的对,跟他们拼了!”

    所有的乌桓人拔出了弯刀,眼中闪烁着决然。

    刘渊眉头一皱,道:“奉孝,这些人心生死志,乃是哀兵,不妙啊!”

    “无事,主公且放心,嘉早有打算。”

    峭王几句话激起了麾下士卒死志,一颗心却提得老高,握着弯刀的手都颤抖起来,生怕刘渊强攻,到时候就真没有逃跑的希望了。

    正此时,却见刘渊让开了一跳裂缝,不由心下一松。

    连峭王这样的老狐狸都这样了,麾下的士兵如何还有他心智坚韧?人谁不想活着?个个乌桓人当下都松了口气,眼中坚决之色立即隐没。

    “放箭!”

    刘渊一声清喝,应声想起无数“嘣嘣”的声音,接着“嗡嗡”的响声如同蝗虫飞舞,铺天盖地望乌桓人头顶抛洒而来。

    峭王此时真的是绝望了。

    没想到决死之志被刘渊一个小小的动作给瓦解的干干净净,没想到刘渊如此擅于抓拿战机!

    “啊!”

    “啊!”

    无数乌桓人中箭落马!

    “投降!”刘渊闷喝一声:“峭王,给你三息时间,如再不投降,杀无赦!”

    “他xx的,老子跟你拼了!”峭王狂吼一声,手中弯刀一举,一勒缰绳,带着身后仅余的几千人,望刘渊便冲了过去。

    “典韦,拿下他!”刘渊不屑的看了眼张牙舞爪的峭王,道:“奉孝,开始吧。”

    只听砰的一声炮响,乌桓人背后响起一阵阵震颤大地的马蹄声,徐晃,杀到!

    颜良骑在黄骠马上,手中长枪一指,喝到:“枪兵上前,第一排,刺!”乌桓骑兵两翼的枪兵手中长枪连成一片,若一堵幽光闪闪的大墙,猛望乌桓人扑去。

    “啊……”无数乌桓人应声落地!

    “第二排,刺!”

    黄昌领弓弩手退后待命。

    刘渊静静的看着一面倒的屠杀,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谓郭嘉道:“这些可都是上佳的奴隶啊,就这么死了,真可惜!”

    “哈哈,主公勿忧。”郭嘉哈哈笑道:“乌桓人抢的渔阳,咱为何不能抢他们?”

    “你是说……”刘渊眼睛一亮,嘿嘿的跟着笑了起来。

    徐晃领着骑兵,犹如一支利剑,嗖的就将几千乌桓骑兵剖成了两半。他手中大斧一轮,便有数人连人带马被拦腰截断,死状极其凄惨。遇见他的乌桓人都像避瘟神一般,只想离开他大斧轮动的范围。

    “兄弟们,给我杀!胜利就在眼前!杀呀!”徐晃大呼嚎叫。

    五千渔阳骑兵也知道这是最后一战,都拿出了吃奶的力气,追逐着慌乱失措的乌桓人,口中嘎嘎怪笑,仿佛乌桓人才是无辜者,而渔阳是侵略者一般。

    正此时,典韦垂头丧气,满身鲜血的回道刘渊身边,道:“少爷,俺老典没拿住峭王。”他懊恼的摸了摸后脑勺:“这家伙就像泥鳅,眨眼就不见了。”

    刘渊与郭嘉对视一眼,同时喝道:“峭王业已授首,余者投降不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