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四十七章 沮阳概况

时间:2021-01-11 00:23:00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四十七章 沮阳概况

    上谷,沮阳。

    沮阳,上谷首府,人口十万,是上谷郡最大,最繁荣的城池。而如今,沮阳一片萧条,满目苍夷。

    三丈高的城墙血迹斑驳,且破损严重,城下护城河都已经被散发着恶臭的尸首填平,更遑论城外的拒马和陷阱,早就被破坏殆尽。

    城内,许多房屋都空有四壁,房梁、柱头,都被拆掉了。

    城墙上,希希朗朗的士兵瘫软着靠在城垛上,面色苍白,嘴唇干裂,一个个闭着眼,正在养神,准备迎接下一次猛烈攻城。

    军官们在城墙上来回走动,一边安慰着快要绝望的士兵,一边忧虑的看着城外绵延不绝的鲜卑营帐。

    无数的百姓正在往城墙上搬运守城物资,滚木、石块、箭矢……

    上谷太守站在城头,自言自语:“还能再守多久?”他疲累灰败的脸上,一双眼睛乌青发肿,一看就知道,很多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夕阳照在他身上,孤零零的,一片迟暮与凄凉。

    “来人!”

    太守清喝一声,道:“速速通知城内各大世家,就说我郝晖今晚设宴款待。”

    “是!”有小厮上前接了令,转身腾腾下了城楼。

    郝晖又伫立片刻,也下了城楼,骑上战马,回了府邸。

    太守府。

    大堂内。

    郝晖妻看着丈夫不过三十余,却两鬓霜白,不由心疼的直掉泪,连忙吩咐丫鬟下去准备汤水。

    “夫君,沮阳怕是守不住了,我们……逃吧……”

    郝夫人沉默半晌,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疲敝焦虑的郝晖一听,差点没气个半死,他伸出手掌,狠狠一耳光刮过去。

    “混账!”

    “我郝晖身为上谷太守,主宰数十万百姓生计,如今正值紧要关头,怎可轻言放弃?”

    他呼呼的穿着粗气,恶狠狠的看着妻子,道:“我誓不辜负朝廷重托,定要守住沮阳,不让鲜卑人越雷池一步!”

    郝夫人抚着脸颊,泪水如泉涌,哽咽着说道:“夫君你以三万人与鲜卑十数万鏖战,已经过去半月有余。到如今兵丁不过六七千,粮草不足五天之用,守城器械尽皆殆尽,你拿什么来守城?”

    “你若战死,倒是全了节义,却置我母子几人于何处?”

    “你死,妾身必不苟活,大儿定要舍去性命与你报仇,小儿才四岁,你让他怎么生存下去?”

    “郝家自此而绝矣!”

    郝晖脸色愈发青白,额上青筋暴露,双拳紧紧握着,浑身颤抖不止。

    “闭嘴!”

    郝晖喝止住妻子,却无言以对,良久之后,颓然的叹了口气,道:“我又怎生不知?可是,我身为太守,怎可弃了满城百姓而独自逃生?”

    看着丈夫满脸的坚持,郝夫人走上前,依偎在丈夫怀里,轻声哭泣道:“既然夫君已经决定,妾身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她叹口气,抚摸着丈夫的脸,满是泪痕的脸上浮起一丝光辉的微笑。

    “你这般坚持,不也是我嫁给你的缘由么?”

    “只是苦了我两个孩儿……”

    郝晖轻拥着妻子,温声道:“其实你也不必如此担心。自事发当日,我已遣人前往护乌桓校尉府报讯,想必此时,校尉帐下大军就要到了。”

    想起新任的护乌桓校尉,郝晖不由精神一振,道:“只要我守住三五天,定能看到大军到来,大破鲜卑人!”

    夜了,鲜卑人刚刚又发起一次猛烈的攻城,郝晖竭力指挥,才将其打退,此时满身披挂鲜血淋漓回到府中,草草洗漱了一番,提了提神,来到了客厅。

    此时,城内富豪世家,俱都应邀到了。

    郝晖与众人见了礼,开门见山便道:“诸位家主想必都知道如今沮阳现状,郝晖竭尽全力守城十五日,现已经弹尽粮绝,若再无新鲜血液注入,这沮阳不日就要城破,大家俱都沦为鲜卑奴隶。”

    听了郝晖的话,所有人隐藏在表皮下的忧虑都表露了出来。

    “我得到消息,护乌桓校尉帐下大军就要到了。”

    堂下诸人闻言,都松了口气。

    “但是,”

    郝晖扫了眼诸人,沉声道:“沮阳能不能支持到援军的到来,却是个未知数!”

    家主们的心又立刻被提了起来。

    “如今大家都是一条绳上拴着的蚂蚱,我希望你们出钱出力,帮我守住沮阳。”

    听了这话,众家主都面露肉疼之色。但他们知道,这次却是不得不出血了,否则家财妻妾,尽要归鲜卑人所有。

    “大人,我赵家愿出粮草千石,五百金,家兵五百。”

    这话一冒出头,那人差点被其余家主冷森森的目光杀死,但有人表率,其他人自然就不能稳坐钓鱼台了,只好一个个把家底子抖了出来。

    “王家愿出粮草千石,三百金,家兵五百。”

    “李家……”

    “张家……”

    听着堂下一句接一句的话,郝晖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一番宴会下来,郝晖共收的粮草近两万石,金五千余,兵丁七八千,算是收获颇大。

    待送走各位家主,郝晖笑盈盈的对夫人道:“有了这些,为夫有把握坚守城池十日!”

    郝夫人温柔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正要说话,门却被推开了。

    “父亲、母亲!”

    一个十五六岁的青年大步走了进来。

    “父亲!”他对着郝晖长揖到底,急道:“明日让孩儿也去守城吧。”

    “出去!”郝晖低喝一声,道:“军国大事,哪里轮得到你这毛头小子?”

    “可是父亲,孩儿已经十六了。”他拍了拍雄壮的胸膛,辩解道:“整个沮阳城都没人是我对手,人家十三四岁就能上墙守城,为什么我不能?”

    “不能就是不能!”郝晖眉头一皱,道:“滚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府!”

    “不!”青年大声反对:“父亲连日未曾好好休息,守城兵丁死伤严重,城内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孩儿身为太守之子,怎可躲在府中?难道孩儿还不如那些兵丁?”

    “你……”郝晖指着儿子,迎着他毫不相让的目光,心中极是无力。

    “夫君,你就让大儿去吧。”,这时,郝夫人一把握住丈夫的手,轻声道:“男儿事在战场,建功立业方是正理,我们做父母的,唯有支持,怎能阻拦?”

    郝晖颓然,良久,才道:“罢罢,你下去了,明日随我守城便是。”

    青年脸上一喜,转身就跑了出去:“父亲,母亲,我去准备披挂……”

    夫妇俩相顾无言。

    城外,鲜卑大营。

    檀石槐,鲜卑人的大汗,一代枭雄。

    此时的檀石槐已经老了,昔日雄壮的身躯已经略显佝偻,蓬松的须发都已经斑白,一双眼睛混混沌沌,若不是那时而闪过的精光,任谁也不会相信,这就是那个一统鲜卑的大汗,檀石槐。

    檀石槐手里握着一只玉杯,怀里躺着一个美姬,他静静的倚在榻上,听着属下的汇报。

    “大汗,步度根王子阻拦汉军失利,损失多达两万,您看……”

    檀石槐听了,一张脸上竟没有丝毫生气,却轻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我儿步度根常在我羽翼之下,为人虽有些谋略,却没经过风雨,遇上渔阳的汉军,失败不足为奇。”他坐起身来,放下了酒杯,道:“雏鹰终究要经过风雨,才能翱翔天际呀。”

    下人连忙谄媚道:“大汗英明。”

    檀石槐嘴角一咧,道:“虽然如此,但步度根毕竟是失利了,不能不罚,就让他回来,把轲比能换上去,挡住汉军吧。”

    下人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连忙躬身,退出了大帐。

    轲比能,鲜卑人心目中的勇士、英雄。其人有勇力,又颇有智谋,鹰视狼顾,一直窥探这檀石槐的宝座。但檀石槐是什么人?哪里看不出轲比能的野心?所以一面重用他,一面为他树立敌手,牵制他。

    此时,轲比能在自己帐中,接待了侍候檀石槐的那位下人。

    “轲比能将军,大汗的意思……”

    “呵呵……”轲比能哈哈一笑,傲然道:“我怎不知大汗的意思?一方面,只有我单独领军才能抵抗、打败汉军;其次,是想借汉军之手,削弱我啊。”

    “将军英明。”

    “不过,哼哼……”轲比能眼睛瞟向檀石槐大帐方向,不屑道:“此次又何尝不是我的机会?”

    “呆在这里,连日攻城不下,受这窝囊鸟气,还不如与汉军野战,将其消灭,夺取功勋。”

    那下人迟疑了一下,道:“听大汗说,这股汉军可不好对付……”

    “哼,也就是步度根那草包罢了,若是我在彼处,定能将汉军杀个片甲不留!”

    轲比能手一挥,意气风发道:“只要我消灭了这股汉军,上谷就是囊中之物,到时候我声望大涨,盖过了檀石槐之时,就是我称汗之时!”

    步度根军中。

    步度根自撤离居庸,赶了半天路,眼看沮阳就在近前,便扎下营寨,准备休息一番,次日一早便拔营,前去见檀石槐。

    这时候,步度根正在营帐之内,与许贾讨论。

    “先生,你说父汗会派轲比能接替我吗?”

    步度根患得患失。

    “当然!”许贾斩钉截铁道:“你父汗不是特别关注渔阳军吗?在鲜卑各将领之中,最有才能的当属轲比能,独领一军,抵抗渔阳军的,必定是他!”

    “嗯,”步度根缓缓点头,接着又忧虑道:“万一轲比能借口不接命令呢,那该怎么办?”

    “哈哈,我料定他必接无疑!”许贾哈哈大笑,反问步度根道:“轲比能是不是野心颇大?”

    “是!他时时刻刻无不想着接替父汗的位置。”

    “轲比能是不是非常自信?!”

    “是,他尝自比神鹰、狼王,说任何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既然如此,王子还有何好担心的?”

    许贾笑道:“轲比能自信到了自负的境地,就不会把渔阳大军放在眼中;他觊觎大汗宝座,就要想方设法立功,增加自己的声望;而围困沮阳,有大汗坐镇,便是破城有功,也轮不到他,还不如独领一军,自立功勋;沮阳援军就只有渔阳一支,只要破了它,上谷就是囊中之物,其中功劳之大,嘿嘿,轲比能又怎会放弃?”

    步度根恍然,这下才放下了心中忧虑,与许贾交杯换盏,痛饮起来。然而,他喜气迷蒙的双眼,却没有发现,许贾嘴角飘过的那一丝诡异毒辣。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