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四十八章 毒计

时间:2021-01-11 00:23:00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四十八章 毒计

    檀石槐是一个顶尖的枭雄。

    在他的领导下,鲜卑日益强盛,曾北拒丁零,东击夫余,西进乌孙,完全占据匈奴的故地,时而南下骚扰大汉边郡。后来檀石槐在高柳以北弹汗山建立王庭,统治着东西长达一万四千里,南北七千里的广大领土。

    他目光深远,手腕了得,不但压服了族内诸多内耗,更建立了完备的法令制度;他重视与大汉的边郡贸易,牢牢地的控制着马匹流量;他重视汉人文士,不但带领族人学习汉文化,许多军政谋略,都毫不犹豫的采纳汉人文士的建议……

    可以说,没有檀石槐,就没有如今这般强大的鲜卑。

    但是,他老了,精力大不如前了。

    但即便如此,也仍旧虎威犹存,没有人敢在明面上反对他。

    此时,鲜卑主力大帐内,中西部将领济济一堂。

    檀石槐锦袍貂裘,大马金刀坐在主位,一个汉人文士打扮的年轻人在他身侧,两列文臣武将中、西两分相对而坐。

    “今日召集大家前来,不是商议如何攻取沮阳,”檀石槐伸手虚虚一压,止住帐下喧闹,淡淡道:“汉人援军以至,我儿步度根失利,现已回营,我欲遣一大将,替我将这股汉军收拾掉,尔等有何建议,俱可道来。”

    左首第一人,乃是个白面无须的中年大汉,他沉吟片刻,率先道:“大汗,不知敌军概况如何?”

    檀石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汉军人数在三万以上,而且,是渔阳军!”

    檀石槐特别加重了“渔阳”二字的口气。

    “渔阳军?”那人眉头一皱,道:“可是破乌桓的渔阳军?”

    檀石槐点点头,道:“就是这个渔阳军。怎么,柯最,你愿意接下这副重担?”

    “这……”柯最迟疑片刻,方道:“大汗,我部战士乃是此次攻城主力,如今已十分疲乏,恐不是汉军对手。”

    檀石槐点点头,目光转向柯最身旁的一人,轻声道:“慕容,你意下如何?”

    慕容眼见檀石槐目光飘过来,心里不由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连忙答道:“大汗,我部战士恐怕不能胜任。”

    慕容此人,也是个颇有野心之辈,自不愿如此消耗手中本就不多的兵力,否则消耗过大,被人连皮带骨吞了,那才后悔莫及。

    檀石槐脸上表情都没有变一下,仿佛早就知道他的说辞,也不逼迫,淡淡道:“既如此,何人敢接下此令?”

    说着,他伸手拿起案桌上的军令,目光来回扫视不停。

    “阙居?拓跋邻?燕荔阳?拓跋推寅?”

    他每念出一个名字,帐下就有一人低下头逃避,不与其对视。

    “大汗,我愿接令!”

    突然,慕容之下的一人猛的站了起来,睥睨的看了眼位阶在他之上的几位大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此人正是轲比能。

    “呵呵呵……”檀石槐呵呵一笑,平静的脸上仿佛冰雪融化,只听他道:“呵呵,原来是我的雄鹰,那么,这次的重任,就交付给你了。”

    轲比能大步上前,接过令牌,大声道:“大汗放心,轲比能定不负大汗厚爱!”

    “嗯!”檀石槐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笑容突然一收,道:“轲比能,此次任务事关上谷全局,尔不得马虎丝毫,若有差池,提头来见!”

    轲比能浑身一颤,眼中凶光一闪即逝。他在心中呐喊:凭什么?凭什么?你儿子步度根能战败,为什么我就不能?打压我!打压我!早晚要把你抽筋扒皮!

    轲比能出了大帐,仰天深呼一口气,即刻回了营帐,便点齐本部军马三万人,轰隆隆就离了营寨,望西而去,只留下遮天蔽日的烟尘,久久弥漫。

    郝晖接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

    他一把抓住兵丁,激动道:“你是说,鲜卑人分兵了?”

    “是的,大人!”兵丁吃痛,连忙答道。

    郝晖一怔,随即呵呵一笑,放开了兵丁,拍了拍他肩膀,道:“你立即将这个消息传遍军中,就说援军以至!”

    “援军?”兵丁摸了摸后脑勺,满脸疑惑:“援军在哪里?”

    郝晖无语,也懒得解释,立刻挥手让他出去:“别管援军在何处,只管传我命令便是。”

    待兵丁走后,郝晖深深呼了几口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那心情,简直别提有多舒畅了。

    居庸关,距离沮阳不过六十里,骑兵奔驰,不过半日就能抵达。

    轲比能离了沮阳主寨,领着三万百战精骑,急行军两个时辰之后,便到了距离居庸关不过二十里的一处河边,就地安下营寨,派出斥候,便在帐内与麾下将领商议策略。

    正此时,有兵丁来报,说有步度根帐下军师求见。

    轲比能眼中疑色一闪即逝,当即收起地图,吩咐将其带进大帐。

    随着帐门捞开,便见一二十七八虽的年轻汉人迈步走了进来。

    此人,正是许贾。

    “你说何人?”轲比能凝声问道。

    “小的是步度根殿下的参谋,殿下有事,特遣我来将军营寨。”

    “有事?”轲比能冷笑一声,道:“步度根有何要事,怎不亲自前来?”

    “大人有所不知,”许贾谦卑道:“步度根王子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就从大汗那里接下了押运粮草的任务,现在正在忙碌,无暇分身。”

    “押运粮草?押运谁的粮草?”轲比能面无表情。

    “自然是大人你的呀。”许贾面露惊奇道:“除了大人这一支骑兵在外,其余大军都在沮阳,不需要人押运粮草。”

    “好了,我知道了,你且回去告知你家王子殿下,让他不要耍花样,早日将粮草运到此处,否则……”轲比能目中凶光暴露。

    许贾面露惧色,连滚带爬出了营寨。

    一直到离开轲比能营寨十数里,许贾才拉住缰绳,此时的他,面目从容,哪里有刚才那副窘相?

    “嘿,轲比能……不枉我扮演小人角色,啧啧,真他娘的累!”

    居庸关,军营。

    徐晃、黄昌正在一起看着地图谈论战争事宜。

    “公义兄,你看,这是沮阳,沮阳建在峡谷之上,上谷因此而得名。沮阳北面是沟壑纵深的山谷,东南两面是斜坡,而且坡度还不小,只有这西面,地势平缓,鲜卑大营就扎在此处。”

    徐晃指着地图,侃侃道。

    “我说公明,”黄昌眉头一皱,道:“二十里外的三万大军你不去管,怎么舍近求远,打起沮阳鲜卑人的主意来啦?”

    “嘿嘿,”徐晃嘿嘿一笑,道:“你看!”

    徐晃从怀里掏出一封羊皮信,递给了黄昌。

    黄昌一目十行,看完之后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更加担忧。

    “这贾先生能信得过吗?”黄昌放下信,指着轲比能大军驻扎之地,道:“若是此人已经与鲜卑人沆瀣一气……”

    徐晃闻言,马上露出不高兴的神色,道:“公义兄,你不了解贾先生,难道还不了解我?我徐公明能谈得来的朋友,绝对不是这种“汉奸”!”

    “再说了,我等坚守居庸关,只要坚定不出,便是有甚诡计,也算不到头上来,有甚好担忧的?”

    黄昌恍然一笑,道:“原来你小子打的是这个主意!”

    “我管他鲜卑如何内耗,只管不动如山,便是真有变故,也奈我不何!”

    “而且,我相信贾先生!”

    “好吧,让我拭目以待。”

    步度根洋洋得意的骑着战马来回巡视着一眼望不到头的粮草押运大队,许贾跟在他身侧,是不是几句马匹拍下去,让他更加得意忘形。

    “殿下,药已准备好,您看……”

    步度根听了,脸上无边的笑容突然收敛,有些忧愁道:“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

    “此言差矣!”许贾凛然道:“王子乃是做大事的人,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我们准备的药只是泻药,又非毒药,轲比能明日察觉不对时,知晓不是汉军对手了,自然就退去了。”

    “嗯,先生说的在理。他全军吃了泻药,体乏无力,不是汉军对手,又不敢回沮阳,只能逃回草原。从此后便臭名远扬,哈哈……族内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步度根说着,身材飞扬起来。

    “殿下,我看你也疲乏了,不如先回沮阳吧,昨日搜罗的那两个美姬……嘿嘿……”许贾脸上露出了是男人都懂的笑容来。

    步度根闻言,干咽了口口水,也是嘿嘿一笑,道:“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本王子就……嘿嘿……”

    步度根说完,一挥马鞭,望沮阳就跑了。

    许贾看着步度根的背影,暗道了声后会无期,脸上露出阴惨惨的笑容来。

    轲比能大营。

    “大人,粮草已到!”

    “哦?”轲比能惊异不定:“你是说,步度根押运的粮草已尽到了?”

    “是的,大人。”

    “检查过没有?”

    “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轲比能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在他得知步度根押运粮草之时,心中就无比担忧,一来怕他延误时间,二来更怕在粮草中做手脚,所以便仔细吩咐了手下,须得好生检验,此时听到汇报,心情才舒畅起来。

    “大人,押运粮草的许先生求见。”

    “嗯?他怎么又来了?”轲比能正要回绝,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便对身侧侍者耳语一番,这才让人叫许贾进帐。

    “哎呀,许先生,半日不见如隔三秋哇,快快请坐!”

    许贾浑身打了个冷战,瞧着轲比能无比亲热的笑容,只觉要多假就有多假。不过许贾也不是一半人,忙笑呵呵的道:“大人牵挂,许贾感激不尽啊,许贾也十分想念大人英姿……”

    几十句超级马屁下来,把个轲比能这般人物,都说的直冒鸡皮疙瘩。

    “来人,上酒!”轲比能连忙打断滔滔不绝的许贾。

    两人交杯换盏,聊了许久,轲比能才露出真正的目的。

    只听他惋惜道:“许先生有经天纬地的才略,为何跟了那草包一般的步度根?何不来我帐下效力,必不亏待!”

    许贾眼中闪过一丝冷笑,脸上仍旧一片醉醺醺的笑容,他抱怨道:“大人有所不知,步度根待我如牲畜,随意指使,不当人看啊,”说着,还假装抹了把泪。

    “可是我家小都握在他手中,便是有心侍奉大人,也办不到啊。”

    轲比能见此,叹息了一声。其实他是真的爱才心切了。

    如果说之前还有些鄙视许贾,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闲聊,越来越觉得,这许贾是个博学多才的人,所以这招揽乃是真心实意。

    “既然这样,就当刚才那句话我从来没说过罢。”说着,他一拍手,帐后转出一个捧着木箱的人来。

    轲比能接过木箱,放在案桌上,笑道:“虽然遗憾不能共事,但总不妨碍我两人交朋友吧?”

    他将箱子缓缓打开,只见其中金银珠宝,琳琅满目。

    许贾的眼珠子一下就突出来了!

    轲比能见此,脸上又闪过一抹笑意。

    “这点礼物,就当答谢先生押运粮草的辛苦,请先生务必收下,不得推辞!”

    许贾伸出手,又收回去,如此来回几次,最终忍不住,将木箱抱在了怀里。

    “大人好意,许贾无以为报……”许贾说着,咬了咬牙,突然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道:“步度根让我给大人暗中下药……”

    “什么?!”轲比能呼的站起身来,大声道:“步度根竟想害死我?”

    “不不,大人会错意了。”许贾道:“虽然步度根是这个意思,但经过我的劝解,就把毒药换成了泻药……”

    这时,轲比能看许贾的眼神更加柔和了。

    之后,两人就像老朋友,一直喝酒,聊天,直到二更时分,方才各自安歇。

    许贾被人扶进帐内,待人走后,忽然就睁开了眼。

    他起身换了身衣服,又从包袱内取出一个硕大的纸包,藏在怀中,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咦,这不是许先生么?”巡逻的士兵看到许贾,不由问道:“许先生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许贾装作醉醺醺的样子,问道:“喝多了,放放水,嘿嘿……”

    士兵们恍然,还指了指方向,道:“那边就是。”

    许贾道了谢,大步望黑暗中走去。

    走了片刻,许贾又换了个方向,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幸亏白昼时四下探查过,否则还真找不到地方!”

    远处,忽现盈盈火光,走近一看,原来又是一对巡逻士卒。

    “许先生?”那带头的兵丁拿着火把走进一看,原来是醉醺醺的许贾。

    “呃,”许贾打了个酒嗝,慢吞吞的道:“我,我喝多了,口渴,来找口水……喝……”

    原来,此地是一个水潭,正是轲比能三万大军取水之地。轲比能也算谨慎,竟专门派人夜间守护。

    “哦,那许先生请便。”

    许贾点点头,跌跌撞撞的来到潭边,装作喝水模样,轻轻从怀里取出大纸包,将其中的粉末悄悄全倒进了潭中。

    别过守卫水潭的士兵,许贾没有回营帐,却是转身入了密林,抄小道,望居庸关方向赶去。

    出了密林,趟过河,许先生驻足了一会儿,看着臭气奔腾奔腾的河水,咧嘴嘿嘿的笑出声来,声音愈来愈大,惊起林中野鸟一片。

    “天助我也!若非上游沮阳连番大战,以死人填护城河,这里的河水也不会如此不净,此计也不会如此简单便得以功成,哈哈……渔阳……刘子鸿……此战就是我贾诩的投名状!”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