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五十八章 墨家显踪

时间:2021-01-11 00:23:29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五十八章 墨家显踪

    张角很有才,他的理念,就是一个均字。

    所有的一切,都要平均分配。

    土地、粮食、金银……

    但刘渊知道,这是妄想。

    是人,都有**,有**,就不可能实现“均”。

    话不投机,争得面红耳赤的两人拂袖而去。

    出了酒肆,刘渊一边留意着张角几人的动向,一边吩咐刘七、刘八回太守府,自个儿则暗中跟上了张角。

    此时已值深秋,申时的天空,已现昏暗。

    刘渊看看天,嘿嘿一笑,借着路人、摊位遮掩,跟着张角几人,七歪八拐,沿着长子城街道整整转了好几圈。

    “嘿,张角还真谨慎。”

    天,慢慢暗了下来。

    张角几人在一拐角处停留了片刻,四下打量了一番,终于敲响了不远处的一处小宅院的大门。

    刘渊心中一喜,暗道来了。

    等张角师徒进了宅院,刘渊趁着天色昏暗,也摸了过去,悄悄翻过围墙,进了宅院。

    宅院里满是花草树木,仅有一条小道,直通内宅,可谓曲径通幽。

    刘渊镇静心神,耳目瞬间灵慧起来,因为,他感到这花草树木中,隐隐有些杀机。

    轻轻扒开草丛树枝,刘渊从中找到了许多陷阱、弩箭、甚至更多更奇特的机关。这些机关弩箭虽然没有淬毒,但若一不小心撞上了,便是武艺高强,也要死在这里。

    当然,刘渊体肤坚韧若金铁,自然没有威胁。

    “嘿嘿,这些小玩意,能耐我何?”

    心中冷笑之余,抬步便望内宅而去,根本不管陷阱冷箭。

    走着走着,刘渊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一刻!已经走了一刻钟,怎么还不见内院?!”

    刘渊抬首往前一看,小径还是那条小径,花草仍旧未变模样。

    “奇门遁甲?!”

    刘渊忽然想起上谷兵家传承中的一门遁甲之术。说的就是以树木、花草、石土布阵,将人困在其中,或者直接杀伤敌人!

    前世历史上,传的最玄乎的,就是那诸葛武侯的八阵图!

    “难道?!”

    刘渊背上,冷汗渐渐冒了出来。

    这种奇阵,任你武功通天,只要不通其中道理,照样被困死、杀死!

    这下,刘渊再也不敢乱走了。他停下脚步,一边回忆传承中关于奇门遁甲的描述,一边四下观察景物特征,试图寻找出路。

    汗,一滴滴从颌下滴落,刘渊的心,渐渐焦急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悔不当初,没有好生学习奇门遁甲啊!

    正此时,小径深处传来了交谈声,刘渊定下心神,细细一听,原来是张角正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

    “张真人,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宗主不在,我不能做主啊。”

    这句话过后,经过短暂的沉寂,张角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墨兄,既然墨宗主不在,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恳请墨兄将这院中的奇门阵法传授与我,可否?!”

    “呵呵,”只听那“墨兄”干笑两声,道:“张真人太过高看我墨离了,这院中阵法乃是宗主亲手布下,我等长老也只知晓进出之法,至于其中原理,确实不知,张真人这是强人所难啊。”

    “既如此,”张角沉吟片刻,又说道:“张角便告辞吧。墨兄,若墨宗主回来,且传讯一声,我自当再来拜见。”

    话音一落,杂乱的脚步声便由远及近,到了刘渊不远处。

    刘渊躲在一丛花树之中,远远看去,只见张角领着几个徒弟,左一脚,又一脚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身穿麻衣的老者。

    “墨兄,就到此处吧,告辞啦。”

    麻衣老者朝着张角抱了抱拳,道:“且走好。”

    一直到嘎吱的推门声响起,张角离去良久之后,墨离竟然还站在此处。刘渊摒住呼吸,紧紧的盯着麻衣老者墨离,忽然间,一道黑影从林中窜出,来到了麻衣老者墨离的身旁,刘渊定睛一看,却是一文质彬彬的中年人。

    “宗主!”

    麻衣老者后退一步,施了一礼。

    “离叔多礼了。”那中年人一把拖住墨离的手臂,笑呵呵的道。

    “离叔是否在疑惑,我为何不与太平教合作?”

    墨离点点头,道:“我却是不解。太平教近年发展迅速,已经遍布冀州、兖州、青州、豫州,共有数十万教众,势力庞大,若与之合作,不难壮大我墨家。”

    刘渊竭力收敛全身气息,生怕那被称之为宗主的人发现,因为那人是高手中的高手。据刘渊目测,其实力,虽然与他相差一筹,但比之典韦等人,要强上许多。

    但此时,听闻老者道出墨家之名,刘渊心神波动之下,还是露出了气息。

    “谁!”

    墨宗主低喝一声,右手一引,便将腰间长剑擎在了手中。

    墨离见此,也呛啷一声宝剑出鞘,全身紧绷,护在了墨宗主身侧。

    “出来!”

    墨宗主沉声道:“在我墨家大阵中,阁下还是乖乖出来便罢,否则……”

    刘渊心想,反正被困在阵中无法出去,倒不如与这墨家宗主见上一面,兴许还能……

    “还请宗主撤去大阵,晚辈出不去呀!”

    听了刘渊清越的声音,墨宗主不由一愣。因为刘渊刚才霎那间释放的气息,让他都感到心悸,下意识以为,阵中之人是哪一派的老怪物呢。

    “后生,你且前走七步,后退三步,左走十二步,再往前,就能出阵。”

    刘渊闻言大喜,连忙照做。

    “啊!你整我!”

    刘渊惨叫一声,怒喝道:“你为一派宗主,为何如此下作!”

    “呵呵,”墨宗主轻笑一声,道:“后生你武艺高强,又不辨敌我,我身为墨家宗主,自然要为这墨家总坛里的弟子着想。何况,我墨家玩的就是机关之术,哪里又有什么下作?!”

    刘渊倒栽在一个大坑里,手脚脖颈都被粗大的铁链套住,脚指头上还夹着几只捕兽夹,狼狈异常。

    随着墨宗主不温不火的声音,刘渊身前的草丛微微一震波动,便见墨离、墨宗主都站在了陷阱旁边。

    墨宗主无视刘渊喷火的双眼,细细打量了一番,眉头一皱,道:“后生是何人,且报上名来,辨别敌我。”

    “哼!”刘渊冷哼一声,偏过头去,不予理会。

    “呵呵呵……”

    墨宗主看着刘渊一副赌气的样子,不由笑道:“让我来猜猜。嗯,你这般年轻,武艺之强,便是我也有所不如,而且杀气腾腾,当时军中出身。”

    刘渊暗道此人有些见识。

    “据我所知,上党郡却没有你这号人物,当时最近从外地而来。”

    嗯,观察细致,了解当地情形。

    “看你衣着虽然朴素,但颇为严谨,当是有身份的人。眉宇间虽然平和,但隐隐的杀气中,傲气、豪气翻腾,当是盖世英雄人物。”

    马屁拍的倒不错,很爽。

    “昨日听闻当世豪杰。人称军神、杀神的渔阳侯,刘渊刘子鸿到了上党……嘶……该不会是后生你吧?!”

    “哼!”刘渊冷哼一声,道:“既然知道了,还不把本侯放下来!”

    听闻刘渊亲口承认,便是墨宗主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墨宗主、墨离二人对视一眼,不由感到无语。刘渊声名传遍大汉,便是不问世事的老农,都知道刘渊的功绩,更何况时时关注时局的墨家?

    刘渊的厉害,那是尽人皆知。其手下精兵强将,谋士如雨,又丝毫不顾及圣贤之论,敢对鲜卑平民下杀手,自身武功又强的出奇,乃是个猛的不能再能的人物。

    小小一个衰败的墨家,如何敢得罪?又如何能得罪?

    “嘿嘿……”墨宗主干笑两声,道:“侯爷莫怪,刚刚不是不知侯爷身份么,否则定以上宾之礼待之。况且,”墨宗主顿了顿,道:“这几根铁链恐怕困不住侯爷吧?!”

    刘渊瞪了他一眼,四肢脖颈轻轻一摆,便听噼里啪啦一阵脆响,套住要害的铁链尽数被崩断,飞射而出。

    墨宗主大袖连连挥动,挡下划破空气的铁屑,脸上苦笑连连。

    还真记仇啊。

    “我刘渊自出生到今日,就这一次如此狼狈,哼!”刘渊满脸不高兴,道:“赔偿!一定要赔偿!”

    “是是是……”墨宗主苦笑着连连称是,同时伸手一引,道:“侯爷请跟我来。”

    刘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草屑,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跟着墨宗主、墨离两人,出了奇阵,经过小径,来到了后院。进了客厅,墨宗主将刘渊请上主位,刘渊也不推辞,仍旧一副气冲冲的模样,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墨宗主、墨离相视又是一阵苦笑。

    “说吧,要怎么赔偿。”

    刘渊一点都不客气的端起案桌上的茶碗,饮了一口冷茶,闷闷的问道。

    “这个……这个……侯爷是驱除胡虏的大英雄,大豪杰,又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我墨家衰败已久……”墨宗主先是猛夸刘渊,接着才道:“不知侯爷有何要求?”

    其中意思再明显不过。你刘渊是一方大员,皇亲国戚,又是盖世英雄,总不好与我这个衰败已久的墨家过不去吧?

    刘渊心中嘿嘿一笑,脸上仍旧一副郁闷的神色,道:“要求?”他抓了抓后脑勺,掰着手指道:“我不缺钱,不缺粮,不缺大将,不缺谋士……哎呀,这可怎么办才好?!”

    墨家两人一听,面显喜色。

    “要不这样。”刘渊忽然来了精神,道:“我听说你们墨家最擅长机关、建筑、防御。我渔阳如今正在大搞建设,正差人手呢,你们就把墨家迁到渔阳去得了。”

    “你看,偌大的一个墨家,传承几百上千年,竟然住在这样一个小院子里,唉,真可怜。”刘渊说着,脸上还露出同情的神色道:“我渔阳城内有好多大宅院,还没人住,就赏你们一个,怎么样?”

    “呵呵呵……我可是个好人,最看不得人家过得不舒畅了。”

    看着刘渊一脸的孩子气,墨宗主、墨离相顾无言。

    你这还叫没甚要求?简直一锅端呐!

    “呃,这个……侯爷,门派搬迁乃是大事,且让我们商议一番,如何?”

    墨宗主沉吟半晌,憋出一句话来。

    “还要商议?!”刘渊做出一副不可思议的面容,道:“那边比这边好多了,居然还要商议?!”

    两人闻言,默默不语。

    “好吧好吧,”刘渊烦躁的挥挥手,道:“商议就商议。”说完嘀咕着道:“没想到好人这么难做,哼……”

    墨宗主两人又是一阵苦笑。

    墨宗主书房内,墨家十大长老、墨宗主总计十一人,济济一堂。

    墨宗主将情况原原本本说了一趟,便道:“各位长辈,你们看……”

    “宗主是说,那人是驱除胡虏,把鲜卑杀的血流成河的渔阳侯?”

    坐在左首位的一位老者问道。

    墨宗主点点头,道:“不错。”

    “既然是渔阳侯,宗主不得罪他是对的。但老夫就想不通了,渔阳侯怎会如你所说那般幼稚?!”

    “装的!”

    右边首位的二长老,断定道:“渔阳侯是什么人?能战胜檀石槐那种老奸巨猾之辈,怎么可能如此幼稚?你想想他的话,明摆着要将我墨家一锅子端了呗。”

    墨宗主也恍然,惭愧道:“我被他搞混了头,竟然没发现,惭愧,惭愧。”

    “其实宗主,老夫个人以为,迁去渔阳并非不可。”大长老捋着胡须道:“前阵子听闻渔阳招收工匠。我派人细细打听了一番,知道些确切消息。”

    “工匠在大汉朝是贱业,但到了渔阳,不但能免费得到一套房屋、土地,还能参政,端的是不可思议。”

    二长老也点点头,叹道:“自从董仲舒罢黜百家之后,我墨家就一年不如一年,江河日下呀。兴许这渔阳侯眼光独到,还真有我墨家崛起的一天。”

    其余诸位长老将大长老和二长老意见相合,细细一想,也确是如此,便都赞同。

    墨宗主沉默半晌,道:“既然各位长老都同意,那么我也没甚话可说,同意!”

    客厅内,刘渊端坐主位,脸上沉静,哪里还有刚才那般表情?

    嘎吱!

    门开了。

    只见门外陆陆续续走进来十一个人,除了墨宗主、墨离,其余九个俱都是须发斑白的老者。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没有。”

    刘渊正经洪亮的声音响起,墨宗主又是一阵苦笑。

    “侯爷骗得我好苦哇。”

    “骗?我有骗你吗?!”刘渊眨眨眼,笑道:“看来宗主与各位前辈已经商议好了,不知结果如何?”

    “经过长老们的讨论,我们一致同意,迁去渔阳。”墨宗主说着,单膝跪地,深深一礼道:“从今往后,唯命是从。”

    “唯命是从!”

    刘渊连忙跳将起来,将这些中老年一个个亲手扶起来。开玩笑,七老八十的人了,给他跪下,不怕折寿啊。尊老爱幼,那可是传统美德!

    得到墨家的投效,刘渊高兴地合不拢嘴,与各位古代科学家交流了一番,并将渔阳的水泥以及其他许多东西抬出来,将墨家十老和墨宗主惊得下巴都掉了下来,连道渔阳侯智慧精神,心中也升起了早日前往渔阳去见见的念想。

    “墨宗主,各位长老,我奉皇命前往洛阳述职,就不能亲自带你们前往渔阳了。”刘渊说着,从腰间扯下一块玉佩,递给墨宗主道:“宗主尽早迁往渔阳。到了渔阳,就去太守府寻找郭嘉,他自会好生安排各位。”

    墨宗主小心翼翼将玉佩收好,道:“主公且放心,墨家一门明日就启程。”

    “好。”刘渊点点头,道:“既如此,我便告辞了。”

    将刘渊送出府门,墨宗主长吸一口气,道:“希望墨家真正能找到一个归宿!”

    十老俱都点点头,眼中闪烁着憧憬。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