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六十四章 袁本初的宴请

时间:2021-01-11 00:23:45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六十四章 袁本初的宴请

    幽州,渔阳。

    郭嘉、陈群、田丰、沮授、张飞、田畴、齐周等人齐聚太守府。

    “诸位,”

    郭嘉坐在左首,手里拿着一张信笺。他欣喜之色溢于言表,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在沸腾。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刚刚得到洛阳传讯,主公已被进封幽州刺史,镇北将军,冠军侯!”

    陈群、田丰、沮授等人眼睛俱是一亮,咧着嘴,都笑了。

    “哈哈,俺老张要升官了,哈哈……”张飞毫无顾忌的笑了出来。原先刘渊只是渔阳太守,护乌桓校尉。手下人物要么从事,要么都尉,或者什么军司马一类的微弱官职,便是杂号将军都没有。如今刘渊进封镇北将军,幽州刺史,那么手下文官至少也有个太守职位,武将也能封个杂牌将军。

    按照张飞的话来说,某家统领两万人,居然还是个都尉,真他娘操蛋。

    “张将军高兴的太早了吧?”郭嘉翻了个白眼。

    “怎么?郭军师,难道主公不给俺升官啊?”说着,嘴一撇,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

    “主公信上有言,着我掌军权,负责收拢幽州各郡兵力,挑选精兵,加以训练;公与兄与元皓兄仍旧负责民生政策,以最快的速度使幽州百姓安稳下来;长文兄巡游各地,微服私访也好,大张旗鼓也罢,一要惩奸除恶,二要找出律法漏洞,加以改正;田畴兄立即赶赴玄菟郡任职玄菟太守,于高显县开设商市,与高句丽、扶余洽谈商贸事宜,张飞将军领兵两万,驻扎玄菟,以为威慑。”

    郭嘉说完,看了眼诸人,道:“有没有问题?”

    陈群、田丰、沮授俱都摇头。田畴有些犹疑,思忖片刻,道:“郭军师,玄菟太守倒也不算难,在下尚能胜任,只是这商贸事宜,实非我所学,一窍不通啊。”

    “哈哈,早知你会这样说。”郭嘉哈哈一笑,道:“商贸事宜,你为正,以作监督。实际执行者有两位,其一乃是主公未来的老丈人甄家派来的人才;其二则是中原商行的刘十一。这两人为副,只管商贸事宜。就放心吧你。”

    “这便好,呵呵,这便好。”

    郭嘉又把脸转向张飞,上下细细打量了一番,面目迟疑,道:“按照我的意思,张将军当留在渔阳才好,威慑高句丽和扶余,齐周将军才是最好的人选。”

    “什么?郭军师!?”张飞呼的站起来,大声吆喝起来。

    “你看你,性子这般急躁,怎能处理好三国之间的龌龊?”郭嘉道:“万一因为你这急躁暴虐的性格,破了三国情义,坏了主公算计,怎生了得?”

    “呃……”张飞一滞,讪讪笑道:“军师,俺老张改,改还不成么?”

    “能保证工作时间不喝酒?能保证遇事不骄不躁,踏实应对否?”

    “能!”张飞把胸膛擂的砰砰作响:“俺老张敢立军令状,若是坏了军师大计,提头来见!”

    郭嘉这才露出笑脸。缓缓点头。

    “主公的安排都已敲定。至于颜将军、黄将军、徐将军他们,也须得在主公回来之前,开拔大军,班师回渔阳。按照主公吩咐,这次动作太大,收获也不少,我等需安稳下来,静静消化。”

    “军队,要改编。”

    “除了张将军麾下的两万大军之外,其余的军队,在收拢新兵,训练完成之后,都要打散,重新整编。”

    “至于如何整编,主公回来,自会安排。”

    幽州的一系列变动,虽然很大,可也没有影响到中原地区。

    持续了两三天的大雪终于停了,洛阳的街道上,白雪融化,水汪汪的,无数的居民提着扫帚等工具正在清扫门前雪水。

    这天,刘渊起了床,晨练之后,正要去蔡府,与蔡琰联络感情,这时候曹操到了。

    “孟德兄快快请坐!”

    刘渊拉着曹操,请他坐下,这才笑道:“孟德兄日理万机,怎么有空跑我这旮旯里来啦?!”

    曹操猛的翻了个白眼:“嘲笑我怎的?还日理万机呢,我整天闲着发慌了。你这冠军侯府如果是旮旯,那我家不就成了茅厕?”

    “哈哈,玩笑,玩笑。孟德兄来寻我,有什么事?”

    刘渊接过丫鬟送上来的茶水,与曹操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孟德兄尝尝我这茶水,有甚不同?”

    曹操揭开茶碗盖子,就见绿中发亮,散发着幽幽茶香的茶水中,三两片孤零零的叶片上下翻滚臣服,说不出的可爱。

    “你这茶水,倒还真不一样,嗯,我试试。”曹操轻押了一口,眼睛微微一闭,鼻孔里发出悠长的叹息。

    “好茶!”

    曹操眼一瞪,喝出声来。

    “贤弟,给我两三斤,如何?”曹操两眼放光。

    “什么?两三斤?!”刘渊蹭的从椅子上跳将起来,道:“你当是猪食啊,哪儿这么多,给你二三两还差不多!”

    “一斤!一斤总行了吧?”曹操掰着手指,道:“你看,我家老爷子,还有我的几个兄弟,一斤茶叶,这么一分,每人才一二两,你就这么忍心?!”

    “呃……”刘渊无语。

    “好吧好吧,一斤,就一斤!”

    曹操眉开眼笑。

    “现在该说说,有什么事了吧?”

    刘渊押了一口,作回味状。

    “没甚大事,就是邀你去英雄楼聚聚。咱哥儿俩喝喝酒,聊聊诗词,呵呵……”

    刘渊眼珠子一转,质疑道:“没没这么简单吧?老曹哇,要喝酒,我府上多得是美酒,还用得着去英雄楼?”

    “嘿嘿,就知道瞒不过你。”曹操干笑两声,道:“本初、公路等一干洛阳俊杰,托我来邀请你赴宴。”

    “袁绍、袁术?”刘渊眼眉一挑,道:“袁隗老贼前日里还派人来刺杀我,今次这两兄弟又邀我去赴宴,难道又有什么鬼把戏?”

    “不可能!”曹操断然:“这次可不止本初两兄弟,还有许多洛阳才俊,他们就是再无法无天,也不敢再大庭广众之下,对你这个英雄人物下手啊。”

    “说的也是。”刘渊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老曹面子大,我就跟你走一趟,见识见识,呵呵……”

    “冠军侯来了!”

    随着这声音,英雄楼中人俱都一转脸,齐齐看向了大门。

    只见随着玩五色棒的曹孟德,走进来一个着华服,身高九尺,面目英挺的青年来。

    这人虽然高大,却不显粗鲁,有着那么一股子平淡怡然的气息,仿佛不是征战沙场的将军,而是书院里刚刚出来的书生。

    “冠军侯请上座!”

    袁绍作为发起人,见到刘渊进门,立刻站了起来,迎上前,拱了拱手,脸上一直是那么的温和,仿佛与刘渊是至交好友一般。

    “不敢!”刘渊轻轻一笑,道:“本初兄,你是主,我是客。我怎能喧宾夺主,坐那主位?还是本初兄请上座。”

    刘渊这一句话,就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毕竟嘛,刘渊位高权重,又是皇亲国戚,袁家再怎么势大,袁绍虽贵为长子,却也比不得刘渊。照理说,刘渊坐主位,当无人质疑才对。但袁绍毕竟是发起人,刘渊要是喧宾夺主,就会给人一种骄狂自大,目中无人的感觉,无形中就把自己推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

    刘渊坐在左首,举起酒杯,转了半圈,温和笑道:“渊来迟,让大家久等,我自罚三杯,以作赔罪!”

    说完,连接三杯老白干下肚,面不红心不跳,将酒杯一翻,以示众人。

    “好!”

    诸人俱都叫好。

    “渊今次受本初兄邀请,于英雄楼见到诸位才俊,幸甚幸甚,我再干一杯,敬本初兄,敬大家!”

    刘渊说完,又满饮一杯。

    诸人见他豪爽,快意,顿时好感大增,整个酒宴的气氛渐渐火热起来。

    袁绍、袁术对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阴霾。整个宴会仿佛已经开始围着刘渊转动,而非他这个主办人,这种状况,怎能不让一直以自己为天之骄子的袁绍所厌?

    “哈哈,冠军侯豪气,袁某佩服!”袁绍酒杯一举,站起了身,道:“冠军侯乃是我大汉英杰,北逐胡虏而功勋盖世。我等久居洛阳,对北疆一无所知,可否请侯爷为大家介绍一番?”

    “对,侯爷你就给大伙儿说说……”

    “是啊是啊……”

    袁绍这话一出口,顿时引起共鸣。

    刘渊的功绩大家耳熟能详,但具体事宜,就不太了解了,此时当事人在此,怎能不详细问问?

    曹操坐在一边,静静的饮着酒,冷眼旁观。

    “哈哈,承蒙大家看得起,那我也不好推辞,就简单的说一些吧。”

    刘渊瞟了袁氏兄弟一眼,大概已经明白了这二人的想法,不由心中冷笑连连,口中却不停,开始说了起来。

    既然明白了二人的打算,刘渊自不会落入圈套,话语间专挑胡虏如何如何祸害百姓,滥杀无辜,如何如何藐视大汉,藐视读书人等等来讲。

    诸人都是洛阳俊杰,个个出生高贵,虽然不把百姓死活放在眼里,但最忌讳的就是被人藐视,被人看不起,那可是面皮,丢不得滴。

    于是,听了刘渊话语,俱都群情激奋,一个二个叫嚣着要将鲜卑乌桓灭族,不然誓不罢休的模样。

    袁氏兄弟目瞪口呆。

    曹操暗中给了刘渊一个大拇指。

    “咳咳……”袁绍连忙以咳声止住,道:“我听说冠军侯纵横北疆,无人能挡,杀起平民来,如砍瓜切菜,啧啧,厉害呀!”

    刘渊心中一跳,暗道来了。

    “杀得好!”

    出乎袁绍的意料,竟有人赞扬起来:“鲜卑人这等畜生,竟敢藐视我大汉权贵,灭族都不为过,杀些个平民,算什么。”

    “有道理!”

    “可……可是,这有违圣贤教导!”袁绍忙道。

    “圣贤教导咱什么了?”有人回答:“本初兄是不是说,仁德、教化?嘿嘿,本初兄可能理解错误啦。鲜卑人是畜生,咱将其灭族,解了千千万万大汉百姓之厄,那就是仁德,就是教化,不是么,本初兄!”

    “呃……”

    袁绍无言。

    刘渊这时仿佛成了局外人,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和曹操眉来眼去,好不快活。

    “哈哈,大伙儿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为鲜卑畜生,有什么好争吵的,喝酒喝酒,来来,本初兄,渊敬你!”

    袁绍脸上勉强笑了笑,举起酒杯与刘渊遥遥一碰,一干而尽。

    没想到到头来,他袁本初竟还要刘渊解围。

    真他娘操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挖个陷阱自己跳?或者聪明反被聪明误?

    袁绍原来想,借着洛阳权贵子孙,以滥杀无辜的罪名,声讨刘渊,让其声名扫地,不料被刘渊转移了重心,接过自食苦果,非但没有整到刘渊,自己两兄弟倒还成了反派人物,无奈,无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