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六十五章 新年前夕

时间:2021-01-11 00:23:50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六十五章 新年前夕

    袁家兄弟在所有人面前失了面子,自然不会忍气吞声。

    “刘渊,你与阉宦为伍,也有脸在我等面前谈笑风生?!”

    袁术得了刘渊解围,并不领情,眼看刘渊与其他人觥筹交错,越谈越欢,心中嫉恨大起,竟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下,酒楼内所有的声音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大家望了望面目通红,嫉色隐现的袁术,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袁绍,再看了看隐有讥意的曹操,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刘渊身上。

    刘渊满脸的淡然,仿佛从没有听到这话一般,让人摸不清情绪。

    “呵呵,公路兄,你这话,过头了吧?”

    刘渊笑呵呵的,看也没看一眼袁术,自顾自的又斟满一杯,一饮而尽。

    “你敢不承认?阉党!”

    袁术被刘渊的无视气的满面通红。

    “我有说过不承认吗?”刘渊将酒杯轻轻放下,仍旧云淡风轻。

    “哈哈,你认了!祸害天下的阉党,刘渊,立刻从这里滚出去,我们不欢迎你!”

    袁术趾高气昂,仿佛吃定了刘渊。不过其余诸人并没有跟着起哄,只把一双眼睛盯着刘渊,看他作何解释。

    “我有说过承认吗?”

    刘渊脸色一变,嘿嘿笑道:“袁术,你说我是阉党,总得有个证据吧,信口雌黄,可不是你这等大家族出身的公子爷品质哟!”

    “哼,这不是明摆着吗?”袁术冷笑连连:“你的渔阳太守是哪儿来的?买的!渔阳侯是哪儿来的?买的!有目共睹哇!”

    “哈哈……袁术,我听人说你是个草包,嘶,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呐,哈哈……”刘渊听完,竟哈哈大笑,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嘲笑起袁术来了。

    “我刘渊个官职爵位,乃是天子钦封,有那圣旨作证。”刘渊脸色一正,对着皇城方向拱了拱手,又道:“怎么到了你袁术的口中,就成了买的了?袁术,你这是目无君上,有大罪哟!”

    “再说了,袁术,我听说,你袁家买官买的最勤快,嘿嘿,你们想干嘛?想掌控大汉所有的官职?想造反?!”

    袁术袁绍一张脸憋得铁青,根本想不到刘渊倒打一耙。

    曹操脸上嘲讽之色更重,一杯接一杯的喝,心中感叹,袁家两兄弟竟是他的发小,怎就这么愚蠢?

    “再说了,我刘渊就是买的官儿,那又怎样?你袁术一不是我刘渊长辈,二非掌权大臣,三非皇帝陛下,你有什么资格来数落我?”

    “我刘渊确实是买的官儿,但我上对得起天子,下对得起黎民百姓,问心无愧!不像有些东西,吃着最好的,用着最好的,仗着自家权势,胡作非为,非但不是大汉朝的栋梁,反而是蛀虫,是废物!”

    “你!”刘渊指着袁术,喝到:“你就是这样一块废材!”

    “我刘渊跟你坐在一起,简直是侮辱!”

    袁术的脸,红得发紫,紫的发青,青的发绿,一双眼珠子,差点突出来。他伸着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刘渊,却嘣不出一个字。

    袁绍要好一些,只是那遮掩不住的怨毒,狠狠的盯着刘渊,像要把他一口吞下。

    曹操收了对袁家兄弟的嘲讽,一双眼睛光芒绽放,只把刘渊牢牢盯住。

    刘渊的话,让所有人都无言以对。许多权贵子弟,甚至都觉得刘渊是在骂他。但又无从反驳。因为刘渊说的,就是事实。

    原本热闹的宴会,瞬间冷却下来。

    刘渊买官乃是事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他有功绩!

    花钱买的官儿,结果其功勋,比那三公九卿也不妨多让,甚至犹有过之,这,怎不让这些公子爷面上发热?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去批判,去嘲笑别人?

    一场好好的宴会,就这样完结。

    刘渊与曹操走在大街上,两人默默不语。

    良久。

    曹操说话了。

    “贤弟呀贤弟,你可真有一手!”曹操感叹。

    “原本为兄还想帮你一把,到头来是白担心。”

    “老曹,那袁家兄弟不过草包,哪里用得着你出手?不过我当着你的面驳了袁家兄弟的面子,你不会怪我吧?”

    刘渊笑道。

    曹操嘴角一翘,脸上露出一丝似嘲讽,似无奈的微笑:“我与本初二人虽是发小,但今日他二人惹你在先,便是我也看不过去,何况你这当事人?我曹操也没想到,他二人竟如此不明智……”

    说着,曹操还摇了摇头。

    两人说完,又陷入沉寂。

    刘渊很不习惯,不由道:“老曹,现在你想去哪儿?”

    “没地方可去。”曹操摊了摊手,道:“时日尚早,各回各家吧,今天乏了。”

    刘渊点点头,与曹操抱了抱拳,转身分道而行。

    到了家,刘渊便知,皇宫里传信,要他入宫一趟,说是天子练拳有些地方不明,要他去指点指点。

    没办法,只好骑上大黄,径直去了皇宫。

    刚到宫门外,便又看见了张让。

    “张侯爷,又劳烦你在此等候,渊实不好意思。”

    刘渊摸了摸后脑勺,道。

    “走吧,”张让微微一笑:“陛下还在后花园等你呢。”

    刘渊点头,跟随而去。

    到了御花园,却见灵帝、何皇后、皇子辩、皇子协都在。

    刘渊上前失了礼。灵帝道:“子鸿啊,你那拳法果真了得,朕才练了两天,就觉着这精神倍儿棒,身体呀,也好了许多!”

    太极拳虽然神妙,但其见效慢的特性,现代人都知道。灵帝如今面色红润,精神泛发,自然是兵主精血的功劳。

    “子鸿,我有意让你教导两位皇子练拳,你意下如何?”

    刘渊笑道:“陛下有令,渊怎敢不从?”

    “那就好!”灵帝挥了挥手,张让上前递给了刘渊一张令牌。

    “这是随意出入皇宫的令牌,子鸿没事可以多来宫中行走。”

    刘渊接过令牌,抱拳一礼,道:“谢陛下厚爱。”

    此间事了,灵帝带着张让转身便离去了,只余下皇后和两位皇子。

    刘渊朝皇后点了点头,走到两位皇子身边蹲下,微笑着看着两位皇子,道:“两位殿下,练拳可是一件苦差事,殿下能坚持吗?”

    “能!”皇子辩大声答道。辩年岁大,更懂事,而且从灵帝那里知道刘渊的本事,这会儿得知刘渊教拳,自然面有喜色,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刘渊,纯净无暇。

    皇子协才四五岁,胆子有些怯弱,一只小手拉着皇后,一只小手拉着皇子辩,躲在皇子辩的身后。不过一双眼睛,仍然十分好奇的盯着刘渊。

    如此,刘渊便时常行走于皇宫,教授两位皇子拳法。为了体现效果,甚至不惜以精血改造。

    但皇子毕竟是皇子,从小锦衣玉食,却着实受不得苦楚,成不了高手。不过这身体,倒是一天比一天好。性格也一天比一天开朗。

    刘渊身为二人老师,除了教授拳法,闲暇之余,也给他们讲讲人生道理,讲讲寓意深刻的寓言故事。两位皇子深以为喜,对刘渊亲近非常,甚至言听计从。

    除此之外,刘渊因为深恨皇宫龌龊,甚至专门想办法加深两兄弟之间的感情,只为避免以后争权夺利而痛下杀手。

    在刘渊看来,只要灵帝不死,大汉朝就不会乱。而如今灵帝服用了精血,身体一天好过一天,绝对不会发生历史上病死于189年的事情。那么二位皇子,就不会像历史上那般,四处流浪逃躲,受尽苦楚。而是在灵帝的看护下,直到接任皇位。这其中,因为外戚、世家、宦官的争权夺利,定会产生夺嫡事件,刘渊所作所为,就是在为这件事做准备。

    当然,这其中是否还有其他的深意,刘渊自己心里,也是模模糊糊。

    每次刘渊教授两位皇子,何皇后就会优雅的坐在一边,也不言语,只静静的观看。随着时间流逝,这位大汉朝最有权势的女人,竟对刘渊产生了一探究竟的兴趣。

    也不知道,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

    幽州,渔阳。

    郭嘉正在接待一个客人。

    谁?

    墨家墨宗主。

    原来自那日,刘渊说动了墨家一干长老宗主,墨家便集体大搬迁,径直前往渔阳。

    但因为家大业大,自然不比单人单骑快速,一直到年关将近,才赶到渔阳。

    稍稍安顿,墨宗主便持了刘渊玉佩,到太守府报到。

    郭嘉得知竟是墨家来投,不由大喜过望,连忙放下手中活计,赶来接见。

    两人就建设渔阳、建设幽州,发展专研各种技术交换了意见,接着,郭嘉便立即分配了一座大院,作为了墨家在渔阳城的驻地。

    墨宗主这才松了口气。

    自从长子迁出,一路上这位宗主总是患得患失,生怕到了渔阳不受重用。在与郭嘉交谈之后,并得到驻地,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面上才露出笑容来。

    送墨宗主出了门,郭嘉摊开手掌,看着掌心里躺着的玉佩,不由嘴角一翘。

    “主公果非常人,连墨家,都给一锅端了,嘿嘿……”

    “来人!”郭嘉收起玉佩,喝到。

    “立刻召集各位大人,我有要事相商。”

    不几刻,沮授等人陆陆续续到了太守府客厅。

    “奉孝,又有什么事?”

    沮授端起茶碗,一饮而尽:“我还有大量文件要处理呢!”

    其他几人也都点头称是。

    “呵呵,”郭嘉轻轻一笑,道:“今日找大家过来,其一,是因为墨家来投,告知一声……”

    “墨家?!”田丰立刻打断了郭嘉的话,道:“就是那个兼爱非攻的墨家?”

    郭嘉送了耸肩,点头。

    “好好好!有了墨家,幽州建设就能加快一大步!”

    田丰沮授同时惊喜。

    “其二,我希望大家能把手头的工作,在年前完结!不知道有没有信心?”

    诸人对视一眼,断然道:“有!”

    “年前把基础工作完成,颁布法令,统计人口,丈量分发土地,让百姓安稳下来,为来年的大建设做好准备。”郭嘉道:“主公曾有言,逢年过节,当下乡慰问。所以我想问问,张家主的养殖业发展的怎么样了?”

    张屠自投靠了刘渊,便做了掌控了畜牧业的官儿,一为幽州驯养马匹;二要大肆养殖猪牛羊。是沮授手下重要的一员。此时张屠未到,郭嘉自然问的沮授。

    沮授沉吟半晌,道:“据前些日子的统计,共有成年牛羊十五万头,未成年者七八万;优良马匹七万余(不计军中战马),马犊子四万余;猪豚能食者共计十万余头。”

    “好!”郭嘉点头道:“现在我下令,在人口户数统计出来之后,幽州郡县官员统统下乡慰问。每户百姓赐牛一头,羊两只,猪豚半只。从渔阳开始,向周边辐射。不够的,就用铜钱代替!”

    “要尽快收拢民心,让幽州铁板一块。”

    “还有,在这过程之中,元皓兄的执法部门要把好关,清除、查处贪官污泥,不得漏网一人!”

    幽州的年前会议,在没有刘渊的主持下,很快就定下了基调,并同时派人将会议内容以雄鹰传书,传往洛阳,向刘渊汇报。

    这时候,大汉的商人群体,也动了起来。

    因为,甄家、中原商行、华夏商行,三大巨无霸号召,许多有些财力的商行商会,都派出代表,准备前往渔阳。

    正是刘渊半年前定下的策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