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一百二十七章 见张机

时间:2021-01-11 00:27:16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一百二十七章 见张机

    刘渊赠了虎符,别了乔家父女,与甘宁及其心腹手下几人行不远,勒住了马缰。

    见刘渊止步,甘宁等人虽不明其意,也纷纷跟着勒住缰绳。

    “这里两条路,哪一条通往临湘?”

    刘渊看着前方岔道,问甘宁道。

    “左边这条。”甘宁回话:“右边去往洞庭湖。”

    刘渊沉思片刻,道:“甘宁,到此处,我二人当分道而行。”

    甘宁十分疑惑。

    “有两件事要交予你去办。”

    “其一,本王仍旧忧虑,担心一干从属的生死下落。你亲自督办寻找,我更放心。”

    “其二,本王坐骑狮虎兽现在洞庭水贼手中,你纵横长江,与其当有交集,就走一趟,讨要回来。而且本王观那蒋钦周泰也不是泛泛之辈,若有机会,就邀这二人加入我幽州阵营,日后当为你下属。”

    “本王本想亲自前去,不过落水前放言与典韦等人约定在临湘会合,怕他们上了岸,先我一步到达临湘,未见我心生忧虑。所以我们两头行事,比较稳妥。”

    刘渊说着话,看着甘宁,颇有威严。

    “请主公放心,甘宁必不负所托!”

    甘宁一抱拳,有别于平常的吊儿郎当,却有一股郑重的气势。

    “只可惜,也许不能与黄忠相见,讨教一番了……”说着,甘宁盘算时间,脸上露出些许遗憾。他一要寻找典韦等人,二要会会洞庭水贼,恐怕真没时间去临湘了。

    “呵呵……”刘渊看着甘宁颇为向往的神色,不由心中暗笑。黄忠虽厉害,到如今却不见得比得上典韦等人。甘宁喜欢比试,而典韦等人更是虐人的高手,到幽州之后,恐怕还会避之不及。

    “此番若能寻到此人,并征辟成功,日后你二人就是同僚,还会没机会切磋?便是错过了,本王以为,以黄汉升这样的人杰,他日也必会在战场上相见,自然也不会少了交手的机会!”

    “主公言之有理!”甘宁认同的点头。

    “那就这样吧,甘宁,你带着他们几个,现在就动身。”

    刘渊轻挥马鞭,劣马迈出几步,就要离去。

    “主公!”甘宁忙道:“主公且慢。”

    “何事?”刘渊回过头,以为甘宁还有什么事。

    “主公孤身上路,多有不便,还是带上他们几个吧。”甘宁口中如此说,其实是担心刘渊遭遇危险,带上几人,虽不能有大作用,但作传话筒求援还是能够胜任。毕竟,江上之事,乃是前车之鉴。

    “呵呵,你是担心本王会遇险吧?”刘渊傲然一笑,道:“本王自信,在这陆地上,能威胁本王的人恐怕还没出生!”

    甘宁稍知刘渊的本领,也颇为认同他的话,但他认为,作为下属,主公的安全,当放在第一位,要尽量周全,否则就是失职,所以连连劝导。

    “呵呵,不必如此。”刘渊拒绝道:“我孤身一人上路,不会引人注意,更是方便快捷。何况,本王依仗的,并不只有武力,更多的,是智慧,你不必担心。”

    刚刚经历了生死大险,刘渊经过反思,心中刚刚生起不久的那一丝丝的狂妄自大早就被他磨灭,自然不会像上次那般明知有诈,却自恃勇力而不放在眼中,却是谨慎加身,稳重了许多。

    更何况他还有要事要办,而甘宁刚刚加入麾下,有些事不能让他过早知晓。

    甘宁沉默了片刻,缓缓点头。他相信,主公吃一堑长一智,定然不会再入敌人彀中。

    “那好吧……对了,主公身上可有银钱?”甘宁转念想起了这事。刘渊出行,向来带有随从,而今独身一人,恐怕身上还真没银钱。

    “呵!”刘渊拍了拍额头,无奈一笑,道:“你不说,本王倒还真给忘了。”

    甘宁从属下手中接过一些银钱,交予了刘渊,再三别过,这才打马离去。

    刘渊看着,直到几人背影消失,这才拔转马头,朝另一条小道而去。

    临湘,长沙郡治所所在。

    刘渊与甘宁分道之后,打马直奔临湘,走到半道,却因劣马不堪重负,只好弃马步行。

    不过刘渊武艺惊人,脚力出众,却是比劣马速度更快,不过五六个时辰的功夫,在天黑前,就行了三四百里,抵达了临湘。

    进得城来,四下观望,觉得临湘比之其他城池多了几分祥和安宁。这也看出,太守张机这人,不但医术惊人,便是治理地方,也颇有些能耐。

    抬眼看看天,已经暗了下来。刘渊拦住一行人,问道:“打扰了。这位大哥,敢问临湘天然居在何处?”

    那人被刘渊拦住,心生不爽,但见他颇为礼貌,便耐心达到:“你从这儿一直往前走,天然居就在城中央太守府不远处,一眼就能看到。”

    “多谢多谢。”

    “无妨。”

    刘渊明了路线,径直往前,一刻钟不到,就看见了一家颇有规模的酒肆。那酒肆大门上有一牌匾,上书“天然居”三个大字。大门内,灯火通明,想来客人不少。

    要说这天然居,就不得不说道刘渊麾下的两大商行。

    华夏商行、中原商行。

    这两大商行,中原商行在明,华夏商行在暗,相辅相成,互相照应。

    而天然居,正是隶属于华夏商行的酒肆系统。

    走进酒楼,就有小二上前。

    “哎,这位客官里边请……客官要吃点什么?我们这里有最具江南特色的全鱼宴……”

    小二领着刘渊上了二楼,坐在窗户边的一张桌前。

    “小二,你们掌柜的在不在?”

    刘渊漫不经心的问道。

    “您找我们掌柜的?”小二看着刘渊颇为不凡的气势,眼珠子一转,踌躇片刻,道:“那您先等等,小的去通报一声。”

    “好。”

    不片刻,小二领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到了刘渊身前。

    “这位客官找在下有何事?”中年人笑眯眯的为刘渊斟了一杯茶,热情道。

    刘渊接过茶杯,微微一笑,说了句:“居然天上客。”

    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变,答道:“客上天然居。”“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乃是刘渊的在天然居酒肆系统的专属暗号。“天上客”,就是他的称谓。

    “呵呵,掌柜的可有贵宾包间?”

    “有有有,客官这边请。”中年人微微弯下腰身,领着刘渊望侧门而去。

    这是一个密封的包间,掌柜的把刘渊带进,谨慎关好小门,立刻激动拜倒在地:“小的拜见主公!”

    “起来。”刘渊虚虚一扶,道:“你这儿经营的还不错。”

    “谢主公夸奖!”。中年人面露喜色。

    刘渊坐上太师椅,直接道:“本王在南下的路上,遇到刺客伏击,险遭不测。你立刻传信幽州,让郭嘉盯紧异族,查清其异动;传信洛阳,让贾诩暗部动起来,给本王找出是哪些人在捣鬼,敢勾结异族;亲卫统领典韦及亲卫十人与本王落水失散,你发动人手,暗中寻找;最后,你尽快联络长沙山越人首领,本王要见他一面!”

    中年人闻言,勃然变色。刘渊遇险,虽然有其大意的成分在内,但情报部门却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中年人连忙请罪。

    “不怪你们。”刘渊毫不在意的挥挥手,道:“一来洛阳水深,暗部并未渗透,二来江南尚在开拓当中,有些疏漏在所难免。不过本王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尽快将本王交代的事办妥,这几天本王就在住在天然居,有要事就来禀报。”

    “主公放心,小的马上去办!”

    中年人为刘渊安排好房间,便匆匆离去。

    一夜无话。

    次日,刘渊早起,用过饭,又让掌柜往太守府递上名帖,却是要拜访张机。

    太守府,张机从下人手中接过名帖,一看,有些纳闷。

    这名贴表面,竟是空白一片,没有署名,端的有些奇怪。

    翻开一看,聊寥寥数句,落款竟是渔阳王!

    “渔阳王?”张机作为长沙太守,也是封疆大吏,怎不知渔阳王刘渊。但他皱着眉,却是有些疑惑。

    “渔阳王怎生到了长沙?有何目的?”

    沉思间,却不敢怠慢,忙走出府邸,前往门外迎接。

    刘渊看着眼前这个云淡风轻的中年人,还以为他是个道士,而非大汉朝的官员。

    “张太守,有理了。”

    张机见眼前这年轻人风度俨然,龙行虎步,便知这就是传说中的渔阳王,于是也微微一礼,道:“王爷里边请!”

    入得客厅,张机让下人上了茶水,道:“不知王爷驾临临湘,张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呵呵,张太守言过了……本王此番不过是想看看大汉朝的万水千山,本就不欲劳烦地方官员,只因有事,才来拜望。”

    张机恍然,接到:“不知王爷有何事?只要下官力所能及,自当不辞。”

    “本王闻听张太守精于医术,颇为好奇;二者却是为寻一人而来。”刘渊解释道。

    “呵呵,王爷过誉。粗陋医术,却是入不得法眼……不知王爷欲寻何人?”张机笑道。

    “本王见过神医华佗,听他说,这世上有一人的医术能与之比肩,甚至超越了他。我问是谁,他说是张仲景。我又问张仲景是谁,他说长沙太守张机。于是本王就来了……呵呵……”刘渊确实听华佗说过张机,并且华佗对张机确实颇为推崇。

    “至于寻人……本王经过南阳,去拜访黄忠,听他内人说其带着病子来长沙寻张太守求医,所以……”

    “华佗?”张机神色一怔,道:“王爷见过华佗?”

    “自然。”刘渊见张机神色有异,不由心念转动。

    “那王爷可知华佗现在何处?”张机问道,云淡风轻的脸上,竟有些急切。

    “嗯?张太守要寻华佗?”刘渊笑着道:“不巧,华佗如今已在幽州,离这长沙是千山万水,相去甚远。”

    “啊,他竟然去了幽州?”张机看着刘渊,疑色闪烁。

    “呵呵,前些日子,本王于幽州大战张角,恰逢华神医,与其闲聊时分,言及本王欲在幽州开设医术研究和教育,神医心动,便被本王邀请至幽州,现担任医学院院长一职,负责深入研究医学以及教导学生。”

    “竟然如此?他不是心仪悬壶济世,而淡漠官场吗?怎么……”张机惊讶道。

    “呵呵,太守误解啦。”刘渊笑道:“这医学院院长一职,虽有俸禄,却与政治不挂钩。本王只是为神医提供精研医术以及将医学发扬光大的条件而已。并非让华神医沉沦政治。”

    “哦!原来如此!”张机恍然。想起华佗从此能够一心一意的钻研医术,却是有些意动,不过一看刘渊似笑非笑的脸,连忙压下心头思虑,转移话题道:“寻人之事,恐怕要让王爷失望了。下官这些日子并没有见过一个叫做黄忠的人。照王爷的话来讲,黄忠急于求医,又先王爷一步南下,到如今却未露面,想来其中有些意外,没来长沙也说不定。”

    刘渊点点头,道:“既如此,倒叫本王有些遗憾……不过能见到张太守,本王遗憾尽去,哈哈……”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