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一百五十五章 兵不血刃

时间:2021-01-11 00:28:40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一百五十五章 兵不血刃

    袁绍闻言大喜,向韩馥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同时与身侧的许攸对视一笑。

    韩馥话音一落,其身后走出一条大汉。

    此人身高九尺,一身戎装,背上竟背着一柄门板一样的巨斧!放眼看去,只觉那斧刃上寒光闪烁,一股子杀机扑面而来!

    “无双,且为我斩杀华雄,扬我冀州军威!”

    韩馥拍着潘凤的肩膀,随同他一起出了营帐。

    “来人,牵我宝马来!”

    韩馥又叫人牵来一匹浑身幽黑神骏的高头大马,将缰绳递到潘凤手中。

    潘凤接过缰绳,眼中疑色一闪即逝。

    要知道,他辅佐韩馥,与其情同兄弟,可谓冀州牧麾下第二人,早知冀州无好马,但韩馥此时竟牵出一匹良马来,端的是有些蹊跷。

    但大战在即,潘凤没时间多问,当即上马,甩鞭而去。

    华雄连斩数人,又斩杀了逾涉,便打心眼里有些瞧不起联军。四十万大军,难道竟无一合之敌?他提着大刀,骑着大宛良驹,在战场中来回走动。

    忽然,对面营寨正门大开,隐约间一骑飞奔而来。

    华雄哈哈大笑:“又有一人前来送死!”

    正要提刀上前,与其接战,忽然身后大军中奔来一骑,道:“华将军!斥候探到北面有一支大军正往汜水关而去!请将军定夺!”

    “什么!?”

    华雄脸色一变。

    联军就在此处,这些天一动也没动,那么北面的军队从何而来?

    “幽州军!?”

    华雄大惊失色,忙道:“快快撤军!快!”

    说完,华雄对着那急速奔驰而来的敌将大喝道:“本将军有要事处理,来日再战!”说完,拔转马头,便疾奔而走!

    “休走!”

    潘凤见华雄竟掉头就走,有些不明所以,但既然上了战场,怎么着也要拿些功勋,才好回去面见主公,所以潘凤竟挥动大斧,就追了上去!

    华雄回头一看,嘿嘿冷笑:“这人真傻,居然单枪匹马追上来,嘿嘿……”冷笑间,却是心念直转,打起了不耽搁回军时间而斩杀或者活捉此人的念头。

    华雄此番前来挑战,带的都是西凉精锐骑兵,既是骑兵,其机动性就很强。潘凤胯下战马虽属上品,但也不容易追上。

    就这样一追一赶,潘凤紧盯着前方大军之中的华雄,却没发现,胯下战马业已口吐白沫,双眼泛红了!

    迎着漫天的尘土,潘凤跟着华雄五千骑兵绕过了一片树林,这时候,潘凤犹豫起来。

    “追了这么久,再要追下去,万一有诈……”

    潘凤能以一己之力辅助潘凤抗衡袁绍和田丰,自然不是蠢人,正要勒紧缰绳,打马回返,忽然间,四下里竟是一片喊杀声!

    “怎么回事!?”

    潘凤惊异不定!

    相比于潘凤,华雄更是震惊失色!

    “这是幽州军!”华雄可以肯定,因为镇压黄巾祸乱之时,他亲眼见过幽州军!

    随着喊杀声响起,四野里,一排排幽州铁骑围拢过来,乍一看,怕不有两万之数!

    “这该如何是好?!”

    华雄心胆俱颤,慌乱无措!

    麾下五千西凉骑兵更是乱了阵脚。

    “不行,一定要突围!”华雄咬了咬牙,大刀一挥,暴喝一声:“儿郎们,随我往北突围!”

    华雄带领已经失了阵型的西凉骑军,直往北冲去!

    “这么多的骑兵,是如何躲过斥候眼目,埋伏在此?”潘凤见这两万骑兵的目标竟是华雄,当即心神一松。与西凉军为敌,那就是联军的朋友。

    “难道早有算计!?”

    潘凤凝眉深思之际,抬眼却看见,面对西凉骑军不要命的突围,那北面呈三角箭头的黑甲骑军方阵竟纹丝不动!

    “奇哉!怪哉!”

    “哈哈……早知你往北而来!”

    华雄率军往北突围,两军刚要接战,突闻对方军阵中传来一声大笑,便见一黑甲黑枪的将领杀奔出来!

    话语一落,只见那大将手中钢枪猛的指天,他身后,黑甲骑兵方阵同时举起了手中巨大的斩马刀!

    “先登骑,先登一击!”

    突然之间,华雄看到了令人震骇的一幕!

    只见那些黑甲骑兵浑身同时绽放出一丝红光,那红光直射而出,眨眼间聚集在了那黑甲将领的头顶!顷刻间变成了一团血红色雾气!

    “斩!”

    黑甲将军暴喝一声,手中指天的钢枪如长鲸吸水一般,瞬间将红云吸入枪头,随着那一声暴喝,钢枪猛的斩下,便见一把巨大的血红色光枪开天辟地,猛的一斩而下!

    轰隆!

    肉眼难见的光枪从华雄身侧斩下,顿时间,狂风席卷,飞沙走石!

    华雄连人带马被震飞数十丈,他身后,五千骑兵瞬间被斩灭近千人!

    狂风夹杂着石子儿,爆发出一阵密集咻咻的声音,紧接着,便听闻一阵惨叫,没被直接斩中的西凉骑兵,竟有一两千人被石子儿狂风卷落!

    仅此一下,西凉军被击破一半!

    仅此一下,西凉军士气尽丧,刚刚形成的军阵乱成一团!

    仅此一下,整个战场鸦雀无声!

    “合击!全军合击!”潘凤难掩心中震撼,一双眼珠子突起,喉头连连滚动,汗珠,顺着鬓发,流了下来。

    呛啷!

    那黑甲将领一击之后,竟停住了动作,将手中钢枪往地上一杵,喝到:“华雄在否!?”

    华雄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一张粗犷的脸上,尽是骇然。

    但作为一个将军,他仍然鼓起勇气,走了过来。

    “华雄在此!”

    “愿降否!”

    “愿降!”

    “哈哈……好,西凉军,缴械!”

    随着那黑甲将领话音一落,只听得乒乒乓乓一阵乱响,活着的西凉骑兵竟似扔烫手山芋一般,将平时依为生命的兵器全数扔掉!

    黑甲将军见此,嘿嘿一笑,满脸的意气风发,瞬即让人上前整合降卒,自己则走到了华雄身侧。

    “华将军,你会为今日的决断感到自豪!”黑甲将军哈哈一笑,道:“某乃渔阳王麾下冀州军团副军团长麴义,华将军,往后我二人便是同僚!”

    华雄至今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撼当中,只能默默的点点头,不能言语。

    麴义让兵卒将华雄带下去,转脸就看向了远处那仍旧骑在马上,手提大斧的一人。

    “你是何人?!”麴义打马走上前,问道。

    “某乃冀州牧韩馥帐下潘凤……”潘凤咽了口口水,紧了紧手中大斧,仍然没有安全感。

    “你就是潘凤!?”麴义眼睛一亮,笑了:“久闻大名!不过潘凤,你混得也太差了吧?看你这坐骑,都要倒了!”

    话音一落,潘凤胯下那黑马唏律律叫了两声,如喝醉了酒一般,几个踹踹,就倒在了地上!

    潘凤狼狈的站起身,十分无语。

    这……是宝马?

    “哈哈……潘将军,不若投了我家主公渔阳王,宝马多得是!”麴义嘿嘿笑着,手一挥,就有兵卒上前缴了潘凤兵刃,道:“嘿嘿,潘将军勿怪,战场上嘛,须得谨慎。”

    潘凤任由兵卒缴了兵刃,点点头,默默无语。

    处理完这些,麴义这才松了口气,又把华雄叫到了身前。

    “华将军,主公要我夺取汜水关,不知华将军有何建议?”麴义看着华雄,眼中别有意味。

    “呃……”华雄心念一转,便明白了麴义的意思。你华雄要投效渔阳王,好歹得有投名状吧?汜水关不就是最好的投名状?

    “麴将军,汜水关……就交给华某!”

    华雄一咬牙,沉声道。

    反正已经投效了渔阳王,一不做二不休,不若就献上汜水关,搏个前程!

    华雄也不是没想过反水,但是……刚才的那一幕告诉他,跟着董卓,是没有前途的。

    但是……家眷……华雄心中在滴血。

    麴义不是笨人,怎会看不出华雄的心思,当即便道:“华将军勿忧,某即刻传讯,让潜伏在洛阳的细作救出你家眷!”

    华雄闻言大喜,但仍旧有些忧愁:“洛阳在太师……董卓的掌控中,恐怕……”

    “哈哈……董卓算什么东西!?我家主公在洛阳早有准备,救个把人,简直易如反掌!”

    听了这话,华雄才彻底松了口气。

    随即,麴义便让五千幽州军换上西凉军装扮,自己在一旁,挟持着华雄,直奔汜水关。

    “我乃华雄,快开城门!”很快,大军便到了汜水关城门下,华雄看了眼身侧的麴义,抬头便大吼道。

    “啊,华将军回来了!”城墙上,兵士惊呼,接着,吊桥放下,城门大开。

    华雄、麴义便带着大军,入了城池!

    “华将军!”

    其他守将见华雄回城,也松了口气。没有华雄的汜水关,着实令人没有安全感。

    “将军,幽州军即将到此……”胡轸呼口气,上前如是说。

    华雄看了眼身边低着头的麴义,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接着开口道:“召集校尉以上的军官,议事!”

    胡轸没有多疑,当即领命而去。

    接着,麴义趁着这机会,将汜水关守将一网打尽,尽数捉拿!

    而后,华雄的弹压住汜水关九万大军,而麴义大开城门,将早就守在城外的田丰及十万大军迎进了汜水关!

    自此,汜水关兵不血刃,不战而下。

    占领汜水关,田丰当下将死忠董卓的将领、士兵完全清洗一遍,一天之内,竟斩杀近万人!整个汜水关血流成河!

    “死忠董卓之人还真不少!”麴义看着地上浓稠的血液,对田丰道。

    田丰点点头,笑道:“不费一兵一卒拿下汜水关,很轻松,不是么?”

    麴义笑了。

    联军大营。

    “你是说潘凤追华雄去了?”袁绍似要在此确认。

    “是的,盟主!”斥候肯定的回答道。

    “潘凤就那么厉害,一人竟能敌过华雄五千骑兵?”袁绍很是费解。

    “小人不知。”那斥候道:“当时,潘将军刚刚冲出营寨,尚未接战,那华雄便即撤军!”

    “这样啊……你下去吧。”袁绍挥退兵士,转脸对诸人道:“尔等对此有何看法?”

    “呃……想来华雄深知潘凤威名,不敢接战?”袁术面色古怪。

    “这个……”韩馥更是手足无措。潘凤虽然厉害,但也不至于一人就撵着五千大军乱跑吧?

    “不若等潘凤回返,再问明白!”

    曹操眼珠子直转,忽然面色一怔,似是想起了什么。

    而其他诸侯,也都在沉思。

    这事太奇怪,真个让人摸不着头脑。

    整个大帐内,一片沉寂。

    时间缓缓流逝,诸人就这样坐在大帐内,有一杯没一杯的饮着酒,一直过了一个时辰,这时候又有兵士来报了。

    “盟主,十里外的树林边有大战的痕迹!”

    “大战?!”袁绍道:“潘凤将军呢?”

    “不知!”

    待斥候下去,袁绍谓诸侯道:“十里外有大战的痕迹,而潘凤将军又不知所踪……”

    “哼哼……潘凤胆儿肥,定是被抓了呗!”袁术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韩馥。

    “不可能!”韩馥打心眼里不信。潘凤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以潘凤的头脑,怎会做那般蠢事,以一己之力大战华雄大军?

    “定是出了意外!”韩馥断然道。

    对此,十数人天马行空,胡乱讨论,笑话韩馥者居多,真心关注此事之人只有寥寥数人。

    眼看拿不出结果,袁绍只好解散了此次会议,各回各家。

    曹操带着夏侯兄弟、曹氏兄弟走在回营的路上,低低的叹了口气。

    “大兄,你为何叹气?”

    曹仁有些奇怪。

    “呵呵呵……”曹操笑着摇摇头,道:“我一叹诸侯散乱,无人有报国之心;二叹董卓命苦,命在旦夕;三叹此番会盟形同儿戏,无疾而终。”

    “何出此言?”夏侯渊等人闻言,奇道。

    “诸侯一盘散沙,各自心怀鬼胎,这勿须我言,谁都能看出来。”

    诸人点头称是。

    “至于董卓的杯具……呵呵……今日之事,意于事表啊!”曹操叹道:“华雄何人?董卓那般狂妄残暴之徒的部将,怎会不战而退?定是汜水关发生了大事!而潘凤此人,头脑精明,自不会以一己之力对抗一支奇兵。恐是追击华雄,正准备回返之时,与华雄一同遭了埋伏啊!”

    “我等十六路大军,未曾有人动弹。那么埋伏华雄之兵,从何而来?”

    曹操笑着,伸手指了指北方。

    “幽州军!”曹仁等人异口同声。

    “是啊,定是我那子鸿贤弟来啦!他插手了,董卓必死,根本就用不着这里的四十万大军啦!”

    曹操说完,快步步入了自己近在眼前的营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