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一百五十九章 袁隗筹谋诡计 刘渊面见诸侯

时间:2021-01-11 00:28:48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一百五十九章 袁隗筹谋诡计 刘渊面见诸侯

    洛阳。

    “刘渊走啦?”

    袁隗闭着眼,淡淡的,苍老的满是褶皱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是的,就在今早,大人。”

    下人弓着身,恭恭敬敬的答道。

    猛的睁开眼,袁隗浑浊的眼中霎那间精光闪烁,站起身来,便疾步而走,步伐矫健,竟没有一点苍老的姿态。

    “去,通知王大人,杨大人,黄大人三人,就说老夫再宫门口等候!”

    说着话,袁隗头也没回。

    皇宫门口,着装郑重的袁隗静静的站在那里,脊梁挺的直直的,仿若一棵古树,雕像一般沉寂。

    哒哒哒……

    不一刻,耳闻马蹄声传来,袁隗微闭的眼睛一睁,便看见前面缓缓迎面而来的三辆马车。

    随着车夫三声吆喝,三辆马车规规矩矩停在袁隗身前不远处,接着,便见三位垂垂老翁被下人搀扶着走出了车厢。

    “袁大人!”

    “太傅大人!”

    “袁公!”

    三老翁走上前,与袁隗相互各自见礼。

    “王大人,杨大人,黄大人!”

    袁隗呵呵一笑,满脸的沟壑衬托着笑容,是那么的慈和:“走吧,进宫觐见天子。”

    三位大臣略微一点头,跟着袁隗走过宫门,大步望宫里行去。

    “三位,死了一个董卓,洛阳不再需要第二个董卓!”袁隗边走边淡声道。

    “不错。”司空黄琬点头不止:“洛阳是天子的洛阳,是满朝文武的洛阳,不是某个人的!”

    “既如此……”杨彪会心一笑,道:“赶他出去!”

    “赶他出去!”其余三人同声附和。

    “陛下,太傅、太尉、司空、司徒四位大人求见。”

    闻言,正在舞剑的天子身影一顿,眉头皱了一皱,道:“让四位老大人在正宣殿稍候片刻,朕马上就到。”说着,将手中宝剑扔给一旁侯立的太监,回到寝宫,更了衣,在侍卫的卫护下,来到了正宣殿。

    “拜见天子!”

    四位老臣见天子到来,忙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口称拜见,拱手施礼。

    “四位卿家请坐!”刘协面露淡笑,问道:“不知四位老大人有何要事要见朕呐?”

    四人相视一眼,袁隗先请求天子挥退一众太监护卫,这才略微拱手,道:“陛下,董卓,如何?”

    “董卓!?”

    刘协闻言脸色一变,恨恨道:“欺君欺国欺天下,该死!”

    四人闻言,相视一笑,袁隗又道:“陛下英明。那么如果董卓还在,陛下要如何对待?”

    “诛杀!”刘协牙齿一咬,嘎嘣作响。

    “陛下圣明!”袁隗几人同时拜倒在地,齐声道:“请陛下下旨,遣渔阳王刘渊回返封地!”

    天子刘协闻言,呼的一声,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骇然!

    “你们……你们……你们什么意思!?”刘协如何不知这几位老臣的意思,但是他根本不敢想象,如果真是这般……不!刘协猛地摇头,驱散了脑海里那种思绪,然则,既已生根,如何能驱散?

    “陛下!”袁隗大呼一声:“陛下啊,董贼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啊!虽然这些年来渔阳王未曾做过大的出格的事,但如今局势动荡,风雨飘摇,当以谨慎为上!”

    “是啊,陛下!”王允也大声道:“渔阳王手握重兵,势力庞大,而朝中积弱,这……”

    是啊,刘渊不过刚到洛阳几个时辰,以后怎样,谁知道?他势力庞大,朝中无人制约,万一等他掌控住了洛阳,又变成下一个董卓……想起那吃不饱,穿不暖,日日遭人白眼,天天受尽屈辱的日子,刘协连打几个寒颤,喉头连番滚动。

    “陛下明鉴,渔阳王也是宗室子弟,陛下还可曾记得皇子辩……”黄琬这话一出,天子刘协整个一张脸彻底煞白下来。

    诛心之言!

    皇子辩,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是他,在董卓的扶持下,夺了皇子辩的大位;是他,亲眼看着董卓鸠杀这位哥哥!

    他不但没尽忠,帮助扶持自己的哥哥,反而夺了他皇位;不但没尽兄弟之义,反而眼睁睁看着他被毒杀!

    刘渊也是宗室,如果有朝一日,刘渊把也他赶下台,赐酒一杯……董卓再厉害,也只能软禁欺辱于他,而刘渊,能彻底取代他!

    刘协根本不敢再想下去!

    “不行……”刘协从龙榻上站起身来,来回走动,一张青白交加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

    “赶他走!……杀了他!……”两个声音在刘协脑海里激烈争吵不休!

    最终,刘协脸色猛地变幻数次,眼中尽是疯狂,冷森森的低声喝道:“杀了他!”

    四位老臣脸上俱是一片惊异!

    够毒辣!

    这天子,果真够毒辣!

    昨日才救你出火海,今日翻脸一变,就要施辣手要人性命!

    果然是天子最无情!

    要知道,四位老臣,即便是恨极刘渊的袁隗,也只打着赶走刘渊的心思,而非诛杀呀。

    不过,既然是天子之意,又何乐而不为呢?

    袁隗老脸上尽是喜色,忙道:“遵旨!”

    渔阳王府,蔡阳正与典韦讨教功夫,却有一黑衣人突然显现,上前轻声说了几句什么,便即刻消失不见。

    蔡阳典韦二人原本轻松的脸色立马消失。

    “老典,你看……”

    这里毕竟是典韦为大,蔡阳略微在脑海里转了两转,便即郑重问道。

    “嘿嘿……嘿 ……敢算计少爷,一群该死的老东西!”典韦脸上尽是狰狞:“还有那皇帝小儿,端的是心肠狠毒的白眼狼!”

    “是啊,”蔡阳叹道:“主公尝心系那小皇帝,没想到竟换来这么一个回报!”

    “老蔡,你让儿郎们加紧巡逻,加强对洛阳的控制!”典韦说着,三步两脚走到兵器架边,取下那一双短戟,就要往外走。

    “干什么去,老典!”蔡阳心中咯噔一声,暗叫不好,连忙一个箭步,拦住了典韦,只见典韦那黑漆漆丑恶的脸上,已是杀机凛然!

    “杀人去!”典韦一把拨开蔡阳,把他推了一个踉跄。

    “站住!”蔡阳急吼一声,道:“典韦,你不听主公的话!”

    典韦闻言,脚步一顿。

    “老典,主公说过,那些人现在还杀不得!你这去三两下倒是痛快了,却不是给主公添了麻烦?!”蔡阳苦口婆心劝道:“如今既已知晓其中诡谋,可谓敌明我暗,怕他怎的!?”

    听了这话,典韦急速起伏的胸膛才缓缓平静下来。他一声不响走回来,将兵刃准确的抛上兵器架,转身闷头就回了房。蔡阳见之,只能苦笑一声,长身而走,去吩咐手下战士加紧巡逻,加强对洛阳的控制力度。

    刘渊单人独骑,以狮虎兽的脚力,端的是行走如飞。

    一路上直奔汜水关,只有在虎牢关一带稍微避了一避,耽搁了些时间,在当天下午未时,就到了汜水关。

    “主公!”

    田丰、麴义二人恭恭敬敬将刘渊迎进了关内,左右陪同。

    “呵呵,拿下了汜水关,做的不错!”对于属下,刘渊并不吝啬赞扬。

    “嘿嘿,这不都在主公预料之中?”田丰微微一笑,反问道。

    “呃……呵呵……你呀你呀……”刘渊指着他,呵呵摇头直笑。

    “主公,丰有一事禀告,主公听了切莫生气。”田丰嘴角一翘,随即整了整神色,郑重道。

    “嗯?”刘渊有些疑惑:“何事?”

    “丰自作主张请来了十六路诸侯,并将其软禁在了客厅!”田丰徐徐言道。

    “哦!”刘渊闻言,脸上一喜,哈哈大笑:“做得好,做得好!哈哈……元皓啊元皓,这回可没在本王的意料之中啊!”

    “本王正为那关东联军伤神费心,不料元皓早为本王走了一招妙棋!”

    “对了!”刘渊走着,脚下忽然一顿,问右侧的麴义道:“二位软禁诸侯,那些个诸侯麾下的武将没有出手?麴义,你受伤了没?”

    麴义闻言,脸上感动之色一闪即逝,道:“谢主公关心。不过那些个诸侯在我幽州大军面前,都成了软脚虾,不敢动弹呐!”

    “哦?哈哈……”刘渊闻言哈哈大笑:“走,随本王去见见他们!”

    刘渊龙行虎步走在最前,一身气势威严逼人,一路上迎着战士们崇敬的眼神,很快来到了那软禁诸侯的客厅外。

    刘渊看了眼外面那包围住整栋房子的万人箭阵,嘴角一翘,心中大笑不止,一边也没停顿,大步步入了客厅。

    “诸位久候啦!”

    刘渊一步踏入,厚重豪迈沉着的声音携着驾临天下的气势,铺天盖地一般瞬间便笼罩了整个客厅。

    诸侯闻言,抬头间齐齐变色。

    袁绍面色忒是难看,他发现,几年没见的刘渊,其威势愈加的厚重,连他这出身四世三公家庭的人,都有低一头的感觉!更遑论其余那些个诸侯,根本就是不敢抬头看刘渊一眼。

    诸侯如此,尚算正常。面对施展出些许威压,显露出丝丝煞气的刘渊,那些武将才真正如临大敌!

    夏侯兄弟,曹氏兄弟,刘备关羽两兄弟……还有很多其他的有些水平的武将,俱都脸色凝重的看着刘渊,有的已经把手放在了佩剑上,更甚者,竟恍如被人推了一把,脸色煞白的同时,是连连后退!

    只有一人人,面色如常。

    那就是曹操。

    曹操快步走上前,在刘渊满脸的微笑中,与其狠狠的拥抱了一下。

    “哈哈……贤弟,数年未见,变化可真大呀!”

    曹操拍了拍刘渊的肩膀,上下细细打量不止。

    “嘿嘿,老曹,”刘渊哈哈笑道:“你老了!”

    曹操苦笑一声,连连摇头,当即也不再与其闲话,这便开始为刘渊介绍一干诸侯及重要人物。

    “本初,公路……呵呵,贤弟,这两位就不要我介绍了吧?”曹操看了眼袁氏兄弟,转脸对刘渊道。

    “哈哈,两位袁兄,别来无恙啊!”刘渊哈哈笑着,略微一抱拳道:“刘某人记性好得很,袁兄二位就是化成灰,我也记得呀,哈哈……”

    袁绍勉强笑了一笑,抱了抱拳,袁术哼一声,侧开脸去。

    刘渊见之,也不在意,听曹操继续介绍。

    “这位是冀州牧韩馥!”曹操指着一位长须飘飘,颇为文弱的中年男子,笑着道。

    “原来是韩州牧,本王是神交已久啊!”刘渊的话,总是豪迈大气。

    韩馥看着这个已经收敛的气势,还仍旧显得高不可攀的英挺青年,心中满是复杂,也是勉强一笑,起身抱拳礼了一礼。

    “这位是豫州刺史孔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