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二百五十八章 见俘虏

时间:2021-01-11 00:33:20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听着军医郑空似无意,又似唠叨的话,孙坚病态的脸上,呈现出一丝灰败。

    昔日的信心与万丈豪气,仿似在这几句话之间,就被chu的一干二净。那雄壮的身躯,似乎一瞬间就干瘪了下来

    百万大军,三千万人口

    明主之下,谋臣如雨,良将如沙

    如此,拿什么去对抗?

    还有什么资格,去争夺呢?

    孙坚微微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似孙坚这般豪雄,心志又怎会如此柔弱不堪?仅凭几句话,就丧失信念?

    这其中有数点原因。

    其一,孙坚如今名义上还只是袁术麾下的一个太守,不论人力物力财力,都远远不够。正准备趁着袁术自顾不暇,想要打地盘之时,却又出现爱子被缚之事,没奈何只得先将大事放在一边。

    其二,爱子被缚,大将受伤,折损兵马,自身受辱,而后爱nv又深陷囫囵。这一连番的打击,让他心浮气躁。

    其三,如今他身受重伤,一大家子——父nv、父子三人尽皆成为阶下之囚,前途未卜,生死难料,如何能不让他信心大损?

    如此综合起来,郑空一席惊人之言,在他心灵防线极其虚弱的情况下趁虚而入,将孙坚打击了一个体无完肤

    而孙策呢,毕竟是初生牛犊,尚且年轻,执拗、叛逆,热血沸腾。听了郑空的话,虽觉敌手强大,但却ji起了他心中不服输的念头。

    凭着手中一杆长枪,孙策却不信,打不出一片天地

    不过再想想如今被缚,父亲受伤,妹妹也成了阶下囚,刚刚积聚起来的豪气一瞬间就消失殆尽了。

    至于孙尚香,她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只要父亲和大哥无事,怎样都好。

    有别于孙家父子三人,周瑜则思虑良多。

    周瑜生在书香men第,又天赋异禀,才智过人。虽然初出茅庐,但对于事理的分析和人xing的揣摩已经深有火候。

    孙坚的颓废,孙策的稚嫩,孙尚香的至孝和全无大局观,尽皆被他看在眼中。

    在他看来,如今信心受到极大打击的孙坚,恐怕已不足成事。而孙策太过稚嫩,容易意气用事,也有缺憾。至于孙尚香,就无需再提了。

    原本还想把自己绑在孙家战车上,竭力扶持的周瑜。到如今却因为如今种种复杂的原因,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分析当今天下大势,周瑜将所有的诸侯一一排除,最终,只剩下那高高在上的渔阳王只有他,才有最有可能定鼎江山难道要投幽州?为刘渊效力?

    周瑜心中满是纠结。

    不说如今分属幽州的人将他绑了,有了仇怨。单说自己看上的nv人竟然早与刘渊有了瓜葛,这怎不让他纠结万分?

    可以说,他与刘渊是情敌

    这该如何是好?

    虽然天下大势几乎已定。他也知道,大势之下,一切都将被碾碎,化为飞灰。但要他顺应大势,投效刘渊,确实太过为难。

    他是世家子弟,早知刘渊对于世家的态度。如果刘渊善待世家,他可以放下那些仇怨,心甘情愿投效刘渊。但偏偏刘渊对世家,持着打压的态度

    难道一定要与刘渊作对?

    可惜这天下再无一人是刘渊的对手啊

    不说刘渊如今势力庞大,拥兵百万,辖地万里,人口数之不清。单说如今的战争形势,也对幽州极为有利

    河北全然被肃清,连南下的跳板青州,都已经被打下

    更何况这中原江南,遍地都是刘渊的眼线爪牙,还有那什么长江水师,黄河水师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哪一个诸侯能够抵挡?

    车厢内,几人各自纠结不已。

    郑空又为孙坚换了次yao物,包扎完备,终于出了马车。

    孙尚香合身坐在孙坚一旁,这才有心思细细打量车内诸人的神态。

    扑哧

    孙尚香笑了。

    孙坚、孙策、周瑜三人不由一怔。

    “父亲,大哥,周家哥哥,你们在想什么,脸se这般难看?”孙尚香轻松道:“如今既然我们都是阶下囚了,要么想想怎么脱身。如果想不出,就想想到了幽州会怎样,该怎样应对。不过我们毕竟不了解幽州,不了解渔阳王,既然不了解,就不要再想,到时再说喽。何必自寻烦恼呢?”

    这话一出,三人心中一清,顿时觉得孙尚香才是真正的智者,而他们几个,似乎成了小丑一般

    周瑜这才细细打量起孙尚香来,同时推翻了刚才对于孙尚香的评价。暗道此nv果真聪明伶俐,真知灼见

    不说车内几人天马行空的思维,再说车外。

    五万大军一路迤逦,所过之处,人畜辟易,很快就到了阳泉。

    阳泉县,濒临淮河岸,是一座与高唐地理位置差不多的港口县城。

    五万大军在阳泉停留了半个时辰,休息了片刻,便即准备渡江。来到渡口,却看见有近两百条巨大的铁船,停泊在港湾里

    “这是铁船幽州的铁船”

    士兵们惊呼。

    幽州水师拥有铁船,现下已经是人尽所知之事。不过心中虽然知晓,但亲眼目睹这铁船舰队,仍然让人惊骇不已。虽然巨弩、投石车未现,但仍然给人巨大的震撼。

    见大军到来,为首的大船上,蒋钦仍旧是那般装扮,跳下了船。

    “哈哈,韩将军,咱们又见面了”

    蒋钦大笑道。

    韩浩看了看一眼望不到边的铁船,神se很是拘谨,拱手抱拳道:“蒋将军这是?”

    “呵呵,本将军率领舰队前来,只为送两位主母一程。”蒋钦斜瞟了眼被赶到一边的数百条木船,言语间的意思不言而喻。明说就是看不上你袁术军的船只,还怕发生意外,连累了主母,所以自己cao刀罢了。

    韩浩干笑两声,明白了蒋钦的意思,道:“既如此,还要麻烦蒋将军”

    言罢,五万大军让开通路,魏延黄忠等人驾着三辆马车首先上了船,接着,五万人马也排好队续续登上了一条条铁船。

    黄忠等人上船后,二乔、黄家母nv也都下了马车。连带孙坚等几人也都被nong下马车。一行人在船头甲板上,迎着河风,闭目陶醉。

    “这就是铁船?”小乔m了m钢制的栏杆,对蒋钦道:“不会沉没吗?”

    蒋钦干笑一声道:“不会,怎么会呢。”

    “那为什么呢?”小乔眨巴眨巴眼睛,又问。

    “呃”蒋钦无语。他会水战,会驾船,但却不知道铁船不沉的原理。

    “这船是墨家的大师研制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不沉。”蒋钦如实道。

    “墨家?”小乔来了兴致:“就是那个,墨子的那个墨家”

    面对小乔仿佛无穷无尽的问题,蒋钦明智的借着军务繁忙,遁逃而走。

    乔见状,嘿嘿一笑。

    “你呀”大乔伸出纤纤yu指,狠狠的点了她额头一下:“就会捉nong人”

    黄忠魏延二人放眼望着这河面上密密麻麻,排成阵型的船队,看着一个个昂首ti,面目严谨,其实彪悍的军人,心中的震撼着实难以述说。

    “老哥哥,”魏延道:“依着如此军威和这般神奇的铁船,这江南,有谁能挡得住渔阳王?”

    魏延心中十分庆幸自己临时的抉择。觉着,跟着渔阳王hun,才有出路

    黄忠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此言不差。”

    再有韩浩及其麾下战士,也都惊奇万分。有的使劲踱步,竟想要看看这船是否结实。有的小心翼翼的mm铁栏杆,像似在抚m情人一样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渔阳。

    这天,刘渊hua了两个时辰,将前日累积的公务处理完毕,走出书房,正准备出府外去散散心。却有沮授来报。

    “咦,公与,你怎么来了?”

    刘渊自是知道,以沮授的xing格,若无大事,是不会来找他的。不过都是老臣子,老部下,关系十分亲密,时而开开玩笑,说些别的什么,也能放松心情,拉近关系不是?

    “主公。”

    沮授躬身施了一礼,笑道:“授有些事要向你汇报。”

    “进来说。”

    刘渊拉着沮授,进了书房,两人面对面坐下,刘渊一副倾听的样子。

    “主公,就在刚才,冀州军押送两个俘虏到了渔阳,同时,徐州的使者也到了。您看什么时候见他们一面?”

    沮授笑道:“这俘虏之中,还有主公的旧识。否则属下也不会在主公面前提起此事,至于徐州的使者”

    刘渊点点头,道:“今日正好已经无事,便带人过来吧,见一见也好。不过你说什么旧识,是谁?”

    “糜竺糜子仲。”

    “是他?”刘渊笑了:“他怎生被俘了?”

    “属下也不知,还要主公自己去问,呵呵。”

    沮授走后,不片刻,两个俘虏首先被带进了刘渊书房。

    刘渊抬头个确实是糜竺,另一个人须发已经有些斑白,年岁想必已经过了四五十。

    这二人都未受缚,一身衣着也算整洁,想必并未受到什么略带。想想也是,糜竺毕竟是大商人,在幽州有些名声,麴义也听说过,自然不会太过为难。连带的,这半百老者也未收到刁难。

    “子仲兄,还有这位老先生,二位请坐。”

    刘渊也不倨傲,笑着让二人坐下,又叫下人奉上茶水。全然不似在见俘虏,而是朋友聊天一般。

    “子仲兄,你这又是怎么回事啊?还有这位老先生,可自报姓名。”

    刘渊虽然温和,但言语间,却是毋庸置疑的语气。

    糜竺苦笑一声,摇头道:“我也不想参与此事。可惜我糜家毕竟扎根徐州,反抗不得,所以,呵呵呵”糜竺被俘之后,倒不曾担心过。依着他与刘渊近十年来的关系,再加上自己本身也是被bi迫,所以根本不担心刘渊会把他怎样。

    刘渊点点头,视线转移,看向了半百老者。

    “渔阳王安好。在下徐州王朗,在此拜见。”王朗拱手,规规矩矩施了一礼。

    毕竟嘛,刘渊名声在外,而且王朗又是俘虏身份。不论哪一方面来讲,王朗也不敢持着士人的倨傲面对刘渊。更何况刘渊并未为难他,也然他心生感ji。

    “原来是王朗老先生。”刘渊脸上lu出恍然的神se。

    在他的记忆力,对于王朗此人只有些许印象,似乎在三国演义中,有孔明骂死王朗的这么一出戏。

    虽然从此可以看出,王朗万万不如孔明,但能与孔明当面相对,其才华也毋庸置疑。毕竟,这天下如孔明这般妖孽人物,也就他一个。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