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二百五十九章 招揽

时间:2021-01-11 00:33:25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与这二人闲聊了片刻,刘渊并未表lu出要如何处置这二人的意思,王朗心中有些按捺不住,正要相问,却闻men外卫士的声音传了进来。

    “主公,徐州使者求见。”

    徐州使者

    王朗心中如拨云见日一般,明朗了起来。难怪刘渊迟迟不说如何处理他,却原来徐州使者已然前来。王朗也放下了提起的心,只道这徐州使者是来设将他引回徐州。

    “让他们进来。”

    刘渊厚重的声音传出,接着书房men被推开,张昭独身一人走了进来。

    “张子布”

    王朗和糜竺同时叫道。

    刘渊闻言,心中一动,知道了此人名讳。

    原来是张昭

    张昭此人与其兄张?并称二张,都是才智卓绝之士。而张昭还要更甚张?一筹。张昭xing刚烈忠义,却极善自保,原本历史上,在极不待见孙权的情况下,能安享晚年,活到八十一岁,却是不容易。

    张昭的xing格,与田丰有的一比。历史上,田丰遇人不淑,惨遭杀害,这却又不能与张昭相提并论。

    见到张昭,刘渊心中着实很是高兴。

    于是笑着起身,道:“原来是子布先生请坐”

    张昭见刘渊如此热情,心中有些感动,连忙拱手施礼,道:“谢王爷。”

    “子布先生此番作为徐州使者,不知有何见教?”刘渊开men见山。当然,他向来也不是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

    张子布怔了一怔。他原以为,刘渊能打下如今这般基业,当是个心思深沉,城府如渊之辈,没想到竟然如此豪爽直接。心中好感更甚,便道:“王爷,昭刺此来幽州,有三件事。”

    刘渊认真的看着他,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其一,是应徐州陶公的请求,请王爷释放陈登、曹豹、糜竺和王朗这四位。”

    刘渊闻之,不置可否,示意他继续说。

    “其二,想与王爷说men亲事。”

    刘渊怔了下,仍旧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三,陶公想与王爷结盟,为秦晋之好。”

    刘渊待他说完,思虑了片刻,笑道:“对于第一点,本王其实并没有为难他们几人的意思。不论是前番的陈元龙和曹豹,还是如今的糜子仲和王朗老先生,本王都不曾为难和勉强。”

    “当然,对于几位的才华,本王极为欣赏。陈元龙思维敏捷,擅出奇谋;糜子仲擅于经商,要知道我幽州是时分重视商业的。至于王朗老先生,依本王看来,也不是简单人物。至于曹豹将军,呵呵,他与陶公有亲,我可以立刻放他走。”

    刘渊说着,转脸对糜竺和王朗道:“我幽州重视贤才,本王更是求贤若渴。子仲兄,王老先生,本王现在正式向你们二位提出邀请,可否在我幽州担任个一官半职?”

    “对了,还有子布先生”刘渊回过首来,对张昭郑重道:“子布先生的才华,本王早有耳闻,却是不亚于萧何、周亚夫等人本王也诚挚的希望,子布先生能担任我王府从事一职,不知子布先生意下如何?”

    刘渊这几句话出口,糜竺、王朗心动之余,却面lu忧se。至于张昭,根本没料到刘渊给他如此大的评价,心中感动之余,也有些好笑。

    这招揽人也太直接了吧?

    不过张昭转念一想,传闻渔阳王刘渊麾下如今的几大重臣,都是他暴力绑架而来,便也不足为奇了。

    “呃,这个,王爷,可否先把陶公jiao代的事办完,再说此事?”

    张昭如此道。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张昭虽不待见陶谦,但自己既然接了这任务,怎样也要完成它

    刘渊笑道:“我就欣赏你们这种xing格”说着,刘渊脸上现出一抹惆怅,竟是想起了那个至死也坚定忠义的关云长

    “唉”刘渊叹了口气,忽然发现,堂下在坐的几人都有些疑huo,不由连忙道歉:“呵呵,本王心有所想,却是怠慢了几位,罪过,呵呵。”

    “关于陶州牧提出的第一条,本王就是那个意思。除了曹豹,你们几人我都要竭力招揽。你们也不必害怕陶谦会拿你们家人出气,本王发声话儿,谅他陶谦也不敢妄动本王给三天时间,若是愿意,就此留下,本王让人通知陶谦,把你们的家眷送过来便是。若是不愿,便即离去,日后兵戎相见,本王也不会手下容情”

    “第二条,联姻,呵呵”刘渊说着,笑了,道:“子布先生,陶州牧难道还有国se天香的后人不成?”

    陶谦一家子的资料,刘渊是了如指掌。

    张昭笑道:“此事还要在场的一位点头,才算成。”张昭指着糜竺,道:“说来也是昭提出来的,我素闻糜子仲有一妹,国se天香,堪称徐州第一,所以就向陶公提出联姻事宜。呵呵,子仲,还请不要怪罪才是”

    糜竺闻言,仿若身在梦里。如果自家妹妹真能入了渔阳王眼,那可是天大的好事,他又怎会怪张昭,于是连忙摆手,道:“子布先生言重了。若此事能成,我还要重谢子布先生才是。”

    着,糜竺侧脸就望着刘渊,脸上满是希冀。

    能当刘渊的姐夫,不论利益,还是名声,可都太让人眼馋了

    刘渊闻言,心念一转,想起了与这位糜贞有关的事。

    历史上,似乎这位美人儿成了刘备的糜夫人。而且此nv果毅刚烈,不惜投井保全刘备幼子,着实让人佩服。

    而且,若娶了糜贞,天下四大商家之一的糜家,就一定会搬迁渔阳,这对于幽州的经济,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是件好事。

    于是刘渊点点头,道:“此事本王可以应下。不过若要定夺,还需见过面才是。”

    刘渊并不担心蔡琰、甄宓二nv会反对。不说此时身居高位者三妻四妾乃司空见惯,单说以这两nv的脾xing,就不会反对。更何况,嘿嘿,两个nv人,晚上还不是刘渊的对

    为了寻求帮手,蔡琰和甄宓其实早就在刘渊耳边吹风,让他拿下貂蝉张宁等几nv。

    出于一些考虑刘渊并未答应,然则此番联姻徐州,将糜贞娶到手,却正是应了蔡琰甄宓的心意不是?

    刘渊话一出口,顿时皆大欢喜。

    糜竺更是高兴的不能自己,频频向张昭拱手致谢。

    “第三件,联盟。”刘渊笑道:“这天下,本王势在必得。而所谓的联盟,也不过都是空头画饼罢了。不过若能娶到徐州第一美人,再者本王又拿下了青州,徐州嘛,还不放在眼里,放过也可。”

    张昭看着刘渊,心中着实感叹。

    他自然不相信刘渊口头的这几句话。徐州富庶,天下闻名。张昭一路走来,也见识了幽州的繁华。虽然徐州比之幽州,差了不知多少,但好歹也是这么一大块地盘,谁能不动心?

    当然,张昭在徐州出发之前,就猜到了其中的因果。

    幽州虽然势大,但连连战争,已经消耗了不少力量。又有数州之地百废待兴,未免引起整个中原诸侯的同仇敌忾,刘渊是绝对不会在力量未达到巅峰之时,继续南下。幽州现在,需要的是休养生息,发展壮大。

    三言两语,刘渊便与张昭在意见上上达成一致。

    而后再聊了片刻,张昭告退而去。刘渊也让人将糜竺和王朗安排妥当。

    刘渊神清气爽走出书房,往后院而去。却是要告知蔡琰甄宓二nv联姻之事。

    转过几道长廊,刘渊进入了后院。

    话说刘渊的渔阳王府,仍旧是十年前那渔阳太守府模样。十年来,任凭刘渊地位如何变更,势力如何壮大,都未曾改变过一丝一毫。

    期间,也有属下向刘渊建言,扩建王府。

    但刘渊否决了。

    他刘渊一家,就这么几口人,两个老婆,一个母亲。而且刘母还不常住。要恁大的王府有何用?徒耗物资钱财罢了,完全没有其他作用。

    更何况,刘母也常说要保持节俭。刘渊可以肯定,若他敢扩建王府,首先就要面对母亲的质问。

    所以现如今,不论是吃穿住行,刘渊都不曾有一丝铺张lang费。

    同时,因为刘渊的表率,整个幽州官员,都渐渐形成了一种节俭的作风。

    幽州的官员,俸禄丰厚,逢年过节还有王府赐下的各种红包、礼物。可以说,幽州的官员个个都富得流油。但若能在富裕的基础上,形成勤俭节约的作风,确实是善莫大焉。

    刚刚进入后院,刘渊便听到了hua园校场里的呼和声和兵刃碰撞之声。

    刘渊脚步一顿,转身向hua园而去。

    走进hua园,老远便见校场中有两人正在ji烈碰撞,比拼武艺,还有数人旁,聚jing会神正在观看。

    刘渊走近,场中比武的两人正是典韦之子典满和夏侯渊。

    这二人打的正是ji烈。

    夏侯渊武艺纯熟,经验老道,气血浑厚。而典满气血浑厚不下于夏侯渊,但武艺jing熟和jiao手经验方面毕竟差了一筹,却是稍稍落在下风。

    旁侧,典韦、夏侯淳以及陈登和陈宫二人都站在数丈之外观看。

    迎着一道道劲风,刘渊走近前来陈宫身后,也观看起来。

    最终,还是场中正在jiao手的二人率先看见了刘渊,连忙停手,走了过来。

    夏侯淳和典韦看得正是过瘾处,却猛然终断,十分不爽,正要呵斥,却听旁侧的陈宫陈登二人开口了:

    “陈登(陈宫)拜见王爷。”

    终归是文人,jing神并未完全集中到看不清楚的打斗场面上。二人见夏侯渊与典满打的正是ji烈之时却猛然住手,心知蹊跷,回首,便看见了站在身后的刘渊。

    “拜见王爷(少爷)”

    其余诸人一同行礼。

    “呵呵,是本王打扰诸位,罪过罪过。”刘渊呵呵笑着,问道:“妙才、元让、元龙、公台,这些日子,住的可曾习惯?”

    几人对视一眼,夏侯淳道:“还要多谢王爷。我等很是悠闲。不过若能早早返回中原,就更好了。”

    刘渊微微一笑,摇摇头,道:“呵呵,元让啊。你兄弟二人的急迫,本王很是了解。不过要回中原,呵呵还需孟德兄亲自前来才行啊,哈哈哈”

    “可是,”夏侯渊拱手道:“大兄如今正值紧要关头,我兄弟二人”

    刘渊摆摆手,道:“要相信孟德兄。以孟德兄的厉害,区区袁术,何足挂齿?你二人担忧过甚啦。”

    言毕,刘渊转脸对陈登和陈宫道:“对于本王前日所言,二位可有决断?”

    陈宫毫不犹豫的摇摇头,道:“王爷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陈宫生是曹公的人,死是曹公的鬼,王爷不必再言此事。”

    刘渊微微点头,又看向了陈登。

    陈登则面lu犹豫,踌躇片刻道:“王爷当知,登乃世家弟子”

    刘渊连连摇头,道:“看来你还没看清楚,这样罢,再给你三日时间。若还不能决断,便回徐州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