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二百七十章 天下学术交流会

时间:2021-01-11 00:33:57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三国兵主 作者:
    诸葛玄此人对他来讲,只不过区区一个长沙太守罢了,长沙没了太守,随时都可以换,等着这位置的人多得是。相较而言,一万套军器,五千匹战马可不是小数目

    若换成金钱,至少也得值百万金

    十个诸葛玄,也卖不了百万金呐

    更重要的是,这些军备物资的作用极大。在刘表与袁术的战争中,虽然因为上次jiao易得来的军备太过分散,但起到的作用仍旧十分明显,刘表至今还甜在心头。

    但是,刘渊为什么会拿这么大一笔利益,来jiao换诸葛玄呢?

    刘表心中沉yin。难道这诸葛玄就那么有价值?

    要说诸葛玄的身份,虽然也出身世家,但不过区区一个小世家罢了,而且还是没落了的小世家。要说其才华,也不过一般中上,算得不得天下大才。

    刘表心中衡量得失,脸上却不lu声se,道:“诸葛玄才华横溢,颇为出众,为我荆州做出了多般贡献,本州牧颇为不舍啊”

    典韦憨憨的笑,眼神却极为平静。刘表那表情,哪里是舍不得诸葛玄?活像那街上推销自家商品的小贩,死命了往贵重里说。

    白了,却是想尽量的多榨取一些利益罢了。

    “呵呵呵”典韦憨笑,m了m脑袋,有些苦恼道:“可是州牧大人,俺们少爷只给了这些份额啊可惜了,只能作罢。”典韦说着,就要转身:“俺要去鹿men山送信了。”

    刘表一见,顿时慌了,忙道:“典统领别急着走啊,这事还可以商量嘛。要不你先在此住下,本州牧先找诸葛玄谈谈,再思量思量?”

    典韦背着刘表,嘴角轻轻一翘,转过身来,又恢复了那憨憨的笑意:“那便好,那便好。不过少爷吩咐的事要紧,俺还是先去鹿men山,回来的时候再来拜见州牧大人。”

    刘表闻之,略一颔首,道:“也好。”

    典韦抱抱拳,转身出了men。

    “来人,替本州牧送送典统领。”

    典韦带人出了襄阳,找了个向导,直奔鹿men山而去。

    三十里地,不过半个时辰夫,百骑便到了鹿men山下。

    “下马,上山。”

    典韦喝了一声,翻身下马,留下五十人看守战马,自己带了另外五十人,望山上而去。

    此时,鹿men山腰的小院外的空地上,庞德公手执锄头,正与一干学生在锄草种地。

    “正所谓纸上得来浅,事必要躬行。我们儒生虽然做的是大学问,xing怀天下,但也不能忽略了这些小事。躬耕劳作,体验体验,对你们大有好处。”

    诸学子一边认真的锄地,一边点头称是。

    忽然间,庞德公抬起头来,望向了曲径的尽头。

    “好了,今日就到此吧,有客人要来了。”

    话音刚落,便见有重重人影隐约出现在远处。

    庞德公与一众学子抬首相望,便见一彪悍大汉带着约莫五十人出现在眼帘里。

    “军人?”庞德公身畔一少年皱起了眉头,道:“叔父,怎会有军人来此?”

    “当是不怀好意”少年身侧另一稍小一些的少年笃定道。

    庞德公摇了摇头,道:“非也。你们看,他们虽然全身罩甲,身配利刃,但并未出鞘。而且步履间不疾不徐,浑身上下也并未爆发杀机,当属善意而来。”

    诸学子略一沉yin,俱都点头。

    不片刻,典韦到了近前,抱拳对为首的老者躬身道:“当面可是庞德公?”

    “正是老夫。”庞德公捋了捋胡须,笑道:“将军何来?”

    “在下是渔阳王麾下亲卫统领典韦,此番却是奉了主公命令,携幽州学院院长郑玄康成公的手书,前来拜访庞德公。”典韦面se肃然,不卑不亢。

    庞德公闻言,深邃的眼睛猛然爆发出一阵慧光,细细一打量,笑道:“原来是典统领当面,请”

    将典韦引进小院,在院中石桌上分宾主坐下,这才道:“康成公书信何在?”

    典韦从怀中m出书信,双手递给了庞德公。而后便如雕像,端坐石凳上,不言不语。

    庞德公见之暗自赞叹,一边拆开信封,细细阅读起来。

    院外,五十亲卫军分列两行,肃立在大men两侧,左手扶着腰间刀柄,右手紧贴大腿外侧,目不斜视,站得彪直。

    一干学子旁,上下来回打量,悄然说这话,品头论足。

    “你看他们,姿势一致,动作一致,连眼神都一致真个威武”

    有人赞叹道。

    “这样的军队,行动一致,在战场上同前进,同后退,同出刀,同收刀,战阵转换如意,军令下达,只要主将不是草包,要胜利却是简单不过的事”

    “正是如此。你看他们,披铁甲,配战刀,怎么说也有百十斤。这鹿men山书院好歹也有数百丈之高,一路上来竟未见人脸红喘气,端的是体力悠长”

    “恩,士兵雄壮如虎狼,全军一体如一人,又有jing良装备,无怪乎能百战百胜”

    “听说这幽州军还能使用仙术,不知是真是假。”

    “要不,你去问问?”

    些学子说着,便怂恿一人,上前相问。

    那人一脸幽怨的看了看身后的同窗,整了整衣衫,缓步走上前,略微施了一礼,问排头兵,道:“这位兄弟,我尝闻幽州军能使用神术,攻无不破,可否细细给在下说说?”

    那士兵闻言,mao都没动一下,一张脸仍旧犹若铁石,一双眼睛只望着前方,一动不动,根本不予答话。

    那学子撞墙,碰了个灰头土脸,极为不爽的回来,对诸同窗道:“铁石一般的人,要问你们自己去问。”

    这学子碰壁,其他人都有目睹,也不在意,反而一个个更是目lu异彩。

    “心若铁石,不为外物所动,才是百战之军”

    庞统等一干学子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这五十人,心中赞了又赞,叹了又叹。

    诸葛小正太则微微皱起了眉头,寻思道:“此军无人能敌乎?”心中却有些不信邪。

    此时,院内庞德公已然将郑玄手书看完,略微沉yin一下,问典韦道:“这何谓学术jiao流?”

    典韦哪里懂什么学术jiao流,但临行前刘渊早有盯住,让他牢记了几句,于是照本宣科,道:“康成公术,需要jiao流、切磋和竞争,才能有长足的进步,而庞德公你名闻天下,乃一代学术大家,此番幽州学院第一届学术研讨,怎么也不能少了庞德公你。”

    庞德公微微点头,又问:“可知具体若何?”

    典韦笑道:“这次的学术jiao流,是幽州学院举办的第一届学术jiao流会。其间,儒家、墨家、家、道家等等诸多学派宗主,都会带着他们的得意men生参加jiao流,以便达到取长补短,共同进步的目的。”

    庞德公闻言,顿时砰然心动。

    若说那所谓的学术jiao流会就只儒家几个老东西谈天说地,不去也罢。但现下却有百家争鸣之势,若是不去,便错失见证盛况的大好良机更何况,庞德公也想与诸家学派的宗主切磋切磋,印证一下这几十年来所学的东西和心中的思想。

    思虑片刻,庞德公笑道:“如此盛会,老夫怎能错过?不知盛会开在何时?老夫也好准备一番。”

    典韦见事成,顿时笑道:“幽州学院天下学术jiao流会定在五月初一,距今还有一个半月。这一路北上,恐需一月,也就是说,庞德公你还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半月足够了”庞德公笑道:“老夫先在此谢过典统领,这一路上,还要劳烦典统领护卫。”

    “这是俺该做的事,庞德公勿须如此。”

    其实这学术jiao流会,也是刘渊临时起意。

    最先刘渊只不过是借此打庞统、诸葛亮等人的注意。在郑玄听闻具体情况之后,却说若无大噱头,恐怕请不动庞德公,于是刘渊略微一想,便出了这么个主意。

    同时,这主意也得到了幽州学院各大院长的赞成和共鸣。

    郑玄更是高兴万分,还对刘渊说,这才是真正的百家争鸣。于是,五月初一,便定为了学术jiao流日,而且以后每三年都要举办一次

    而后,典韦便说半月之后,来鹿men山接庞德公一行,便带人离开了。

    典韦离开之后,庞德公便将一干学生叫到了屋内。

    “五月初一,幽州要举办一个天下学术jiao流会。老夫寻思着也要去印证印证多年所学,于是便答应了康成公的邀请。此次天下学术jiao流会,有诸多学派参与,各家学派都要带得意men生前去见识、切磋学问,老夫自然不能落后于人。你们谁愿意与老夫一同北上幽州,见识见识这旷世盛会?”

    诸学子闻言大喜,俱都连道愿意,连那小正太诸葛亮,也十分欢喜。

    “好,既如此,半月之内,你们要准备妥当,半月后我们上路。这半月中,须得好生研习知识,到了幽州可不能丢了老夫的脸”

    “是,先生”

    “退下吧。”

    一干学子退下之后,相互jiao谈不止。

    庞统碰了碰身旁的青年,道:“元直师兄,这老山老林的,我都呆腻了,老早就想出去转转,可惜叔父不让。这回好了,名正言顺呐,嘿嘿”

    那青年姓徐,名庶,字元直。

    徐庶呵呵一笑,道:“外面的世界有什么稀奇的?”

    徐庶早年走遍大江南北,对于百姓疾苦颇为了解。如今中原大地战火绵绵,百姓是民不聊生,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来讲,既是痛心,又是愤恨。

    “对了,徐师兄,前番叔父让你们下山,自去寻找真主辅佐,为何你们几位师兄又都回来了?”庞统突然想起,前几天这些师兄联袂返回鹿men山的事。

    既然师兄们都回来了,也就是说没找到真主。但这天下诸侯何其多?有雄才的也不少,不可能没看得上眼的。

    徐庶摇摇头,道:“我与崔兄、石兄、孟兄几人出了荆州,正要去洛阳、兖州等地转转,没想到路遇大战,没奈何只能先回来,等局势稳定了,再做打算。”

    “原来如此”

    庞统点头道:“我很长时间没下过鹿men山了,对外面近来发生的事着实不太了解,师兄可否给我说说?”

    “好,就大致说一下吧。”

    周围的几个同窗也围拢了过来。对于近前发生的事,都很是好奇,诸葛亮也站在徐庶身侧,侧耳倾听。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